第三十六章 心量天自阔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玉璧之上泛起波光涟漪,随后一个巨大的道人形影出现在了上方,并有悦耳清声传出,道:“首执何事相询?”

陈首执并不去提上回见到的小豹猫,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事。

“今次来见执摄,是为求问镇道之宝一事,我天夏与元夏对抗多年,迟迟不得突破,玄廷做过推算,这般下去,至少六十载内无有变化,故需破局之物。故欲再向玄廷呈议,求请赐下合用之宝器。”

张御道:“此事首执前已是问过了,现在并无那等可以凿通两界通道的镇道之宝,此需要等待天时。”

陈首执道:“玄廷亦知此宝难求,故而觉得,不如把目标放在那突破半觉仙之上。我等等屡屡被此挡下,玄廷商议下来,要破开此物,若有两件或两件以上的攻伐之器,或是能够建功。”

他看向张御,执有一礼,接着道:“而我知执摄之道法向来偏向攻杀,若有执摄赐下上乘宝器,再配合庄执摄之‘真一元瞳’,许能撕开眼前之屏障。”

张御道:“玄廷若想要一试,那此事我会与几位执摄商议。”

若是可以,他倒是愿意授下宝器,纵然不是用于进攻,守御天夏也是可以。不过不得金庭准许,他是不能随随便便降下宝器的。

另外,因为他炼造两柄剑器之事,自然而然融入了斩诸绝的剑法,使得他的剑器有个独特的地方,那就是下境修士驾驭起来可能自己也会受到剑气余波的冲击。

因为此剑气即斩神,所以这不会因为有一个假身而避免的,故而不然因此丧命,可也是会付出巨大代价。这方面他也在考虑如何消弭。

他道:“除此外,首执还有他事么?”

陈首执缓缓道:“既见执摄,却是要向执摄一问攀渡上境之法。”

张御看向他道:“首执要求上境?”

陈首执抬起头来,沉声道:“凡我修士,何人不欲窥上境呢?”

张御道:“若是可以,上法之道我不吝告知,只是每一个人道路都是不同,我所言者,乃我自身之道,我若说多了,反而有碍首执功行。且首执若要求取上境,恐怕不这个时候并不太妥当。”

陈首执道:“只是一问,既然执摄不便言,那我不再多问了。”说着,打了一个稽首。待他再站直之后,便见那巨大形影已然从玉璧之上消失不见了。

他也是从此间离开,回到了云海深处,随后在日常坐观之地坐定下来,唤出训天道章之中,并进入了在此间立造那一方空域之中。

二人方才那番对话,实际上是做给玄廷看的,在两人交谈背后,则是有另一层言语蕴藏于底下。此刻他意念一引,便自浮动下来,并在眼前再次聚合成一个模糊的形影。

陈首执道:“执摄有礼了。

张御点首道:“首执有礼。”

陈首执道:“不知执摄需要交代何事?”

张御道:“寻到首执,是要与陈首执一言上层之事,你们既也在道争之中,那也应当知悉这些。我至上层之后,与五位执摄有过交流,却是了解到,上层之道念,与我之道念实则并不相同……”

他将大概的情形向陈首执说了下,末了道:“由此可见,我等之道争,最后纵然可胜,也只是上层之胜,非我之胜。”

陈首执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实则庄执摄在时,就有这等类似看法,只是尚不确定,我接任首执之后,此等感觉亦是明显,如今听执摄一言,方得确认。”

fantuankanshu.com

张御道:“下层修道人若在上层无有任何力量存在,或者拥有足有左右局势的力量,那么就只能被上层带动而行,我与庄执摄如今稍稍打开局面,但仍不足以改变。”

陈首执直接道:“玄廷能做什么?”

张御道:“我天夏是如此,陈首执可曾想过,元夏又如何?”

陈首执沉声道:“此辈之道,亦非上层之道,如今之局势,元夏方面似内部甚为消极。甚至只想这般维系下去,听执摄之言,想必当是上层亦是意图改变格局,只是同样无能力,故是在那里等待天之变数。”

张御道:“元夏之道乃是由上而下,下层修道人无可改变,亦无可逆转,只能顺从上意,他们唯一能仰仗的,也就只有天之变机了。而元夏化演万世,此前诸世无一能做到的此事,直至遇我天夏,方见真正变机。”

元夏由上及下的道法,注定了元夏是一个讲究严格规序层级的地方,越往下层之人越无自主之权,可是同样,整个元夏对于上层来说亦是下层。

那些触摸到求全道法的修道人肯定是不甘愿白白成全上层之道,而自己永无超脱可能的。虽然他们总是把终道放在嘴上,可是越往上层之人越不信这个。

陈首执道:“只是我若不进,元夏必进。”

张御点头道:“此回只是为了告知首执,道争分出的那一瞬间,那此场斗战便即结束了。此回道争非我与元夏之争,而是我与元夏,一同对抗双方上境大能之道。

眼下可维持此般局面,而当时机允许之后,玄廷当设法与两殿及上三世上层取得联络,设法明了两家真正所需对抗的力量。”

陈首执默默点首。

张御又道:“此事上层那里自有我来牵扯,下层之事,就要劳烦陈首执以及和一应同道了。”

陈首执打一个稽首,道:“我知晓了。”

他明白张御的意思,在确保自身不失的情况下,尽量稳住此刻的战局,道争不能在眼前就分出胜负。无论两边哪边胜出,都会使得两边上层得以补全自身之道,并摘取道果。

于上层来说是完道,但于下层除了一地死伤什么都没有。这还是好的,更坏的结果是完道之后天道完全向着先天之灵,从此下层就彻底变成了无用之用,或者等着衰败,或者直接被从道中被剔除。

结束了这番对话后,陈首执从训天道章之中退了出来,他沉思了一下,这件事需要玄廷的配合,但现在他还不能将此告知给诸位廷执。因为没法肯定是不是有廷执与执摄有着私下牵连

还有执摄若是有意,知悉下面之事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不能将此摆在明面上,如何做好此事,需要认真思虑一番。

张御气意再转了回来之后,待是准备做另一事。

此前他和真余道人讨论过,如何让后者沉浸到俗世之中。

他做这个事情,当然不是为了单纯满足真余道人心愿,而是因为这就是真余道人补完自身的下一步,也是为了帮助其找到自身之道念。

混沌之道并不是这位所期盼的,那只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天夏、元夏上层之道亦非其人之道。而如今其人既然已是成了他的同道,那么他自然希望其能与自己奉行同一道念,毕竟将来是有可能他站在一起对抗五位执摄的。

他的具体打算,是让真余道人将一缕意念投入天夏之中,此般等若之映身存在。

但是直接这么做,五位执摄肯定会干涉,因为其既不属于天夏、也不属于元夏,两边的规矩都无法约束其人,那肯定要将之排斥出去。

但换个思路,他可以让其进入训天道章。

训天道章里面各人所立造的心印空域现在有些与外界可谓无有二致,并且有些联合了起来,真余道人气意若在他帮助下落入其中,那一样可以在里体验凡俗之世,进而补全自我,甚或得有自身之道念。

他不能主动插手,但是可以让下层去推动。于是他传了一个意念进入了训天道章。

清穹上层,风廷执正在心印空域内参悟法门,忽有所觉,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头小豹猫跳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只小豹猫伸出小爪子,在他里面划了三个圆圈。并且在其中两个圆圈上连续重复划了一遍。

风廷执略作沉思,他已然看懂了。

这三个圆圈各自代表的是外层、内层及上层,但是着重点却是放在内层、和外层之上。

小豹猫乃是张御宫中的,现在特意选择在训天道章之中的心印空域内与他见面,那当是要他在心印空域之中立造内层、外层,而这等事情张御以往也是与他说过的。

他想了想,这个事情的确只能自己来牵头,或者由他在玄廷之中提出,然而后将之整合起来。

他对着妙丹君点了点,表示自己已然明白。

在这方面,他与张御算是有默契的。

妙丹君喵了一声,随后一个纵跃,投入光幕之中,就此不见。

风廷执没有打算耽搁,等了半月过去,就在这一回月中廷议之上,他便提出了将诸人立造的与现世一般无二的空域尽量整合起来,形成一个章内空域,这般可以让更多的修道人哪怕身处不同地界,也可在一处交流。

有些外间不方便做的事情,也可在此先做尝试。

不止如此,他还进一步提出,当将三十余处下层界里的玄修亦是接引入内,这将更有利打破彼此之间的隔阂。

……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权力巅峰我的绝美老婆网游之纵横天下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武炼巅峰沧元图明末风暴诡秘之主民国败类微微一笑很倾城
相关推荐:神途逍遥游超绝萌爸蜜汁炖鱿鱼一人之力我,中国队长从遮天开始签到召唤之绝世帝王最强赘婿狂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