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心软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顾锦沣噎了一下,朝着张冬瞪了一眼:“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盯着了?”

刘黎茂笑道:“现在的顾长官可谓是吃一见长一智,长进了不少。这四周有的是他的眼线,你就放心吃,出了事情他负责。”

“嗯哼?”他挑眉望了一眼刘黎茂:“看来你在岩井公馆的日子也没少关注我呀。”

“你可是我传递情报的对象,不关注你关注谁?”他忍俊不禁:“你这话说的,怎么感觉像我们两地分居,久别重逢似的?”

沐馥又掐了一把身边的男人,压低声音嘀咕:“你这话说的,难道要谈什么禁忌之恋?赶紧打住。”

刘黎茂呼痛,将夫人的手握在手心里,悄声说道:“这才是我与他之间的对话,你放心听。认识他这么多年来,知道他喜欢的是什么,不会把主意打在我身上的。”

“ 哎呀,我也想着要找个媳妇才行,看着你们这个样子,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孤家寡人。”顾锦沣叹了口气:“赶紧吃吧,等会儿你们再说悄悄话也不迟。”

他恨不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自己要是有这么个媳妇,估计也就不会被塞一嘴了。”

“顾长官,赶紧找个媳妇吧。我家夫人刚走了一个好闺蜜,如果您未来媳妇能与夫人玩得好,说不定你与黎哥还能多点说话的机会。”

一顿饭结束后,两边分开走。

“走走路吧,夫人,今天吃的有些多了,消消食。”采儿望着那边的小吃店笑道。

“你哪里是想消消食,明明是看见了糕点。”沐馥偷笑道:“反正按照黎哥的意思,我们死里逃生,怎么都行的。你与张冬就去买些糕点,我与黎哥走走路也无妨。”

她挽着刘黎茂的胳膊,朝着另一边慢悠悠地走去。

“你说,采儿什么时候能跟我提他俩的事情?”

“这个得等采儿想明白才行。”刘黎茂笑了:“你跟她形影不离的,就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沐馥摇了摇头:“每次我想调侃的时候,她说会将我的话岔开。她似乎是知道我们两个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事吧,她又不开口。”

“她竟然连你都瞒着?”刘黎茂好奇起来,但又没办法让沐馥失望:“实在不行,我们也干预不进去呀。要不,我们就先看看,观察他俩的量的发展再说?”

“只能这样了。”她点了点头。

这天,藤原找浅野在他的店里喝酒。

浅野一副萎靡颓丧的样子让藤原忍不住来气:“你不就是被刘黎茂一锅端了吗?大不了再来便是。”

“我夫人死了,培养了好些年的情报网被一锅端了,自己的腿又瘸了,怎么再来?”浅野搭拢着脑袋,哭笑不得:“现在的我犹如废人一般,只能守着这家店了。”

“先生不是说了,让沐馥消气,将你的腿治好。后面的一切事情都能重来,现在打仗的时候正是需要情报网。如果你觉得短时间内没办法按照以前一样行动和做事,那就去前线,大不了真刀真枪地拼一拼军功。”

“对,对,你说得对。我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腿治好,必须得治好,不然什么事情都干不了。”浅野的目光里又燃起了火焰,抓住藤原的胳膊祈求道:“出事的第二天我就去送了赔罪的礼品,但是被张冬给拦回来了。现在整个申城又只有他的夫人能救我,你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让沐馥心甘情愿地来医我?”

“沐教授医者仁心,如果让别人知道她见死不救,你猜她会怎样?”

藤原眼睛一眯,又一个坏主意出现在脑子里。

“破坏人家的医德,不太好吧。近两年,基本上她救穷也救急。这要是逼着人家来了,说不定还得给我一刀。”

浅野倒是想通了,沐馥有刘黎茂的支撑,又有申城各处的大夫支撑。她心甘情愿地来皆大欢喜,不心甘情愿地来,就会得罪整个申城的大夫。这要是自己有些病痛,那可要遭罪了。

“你想得也对,用你的方法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就先用着吧。”

“哈?我什么办法?”浅野眨了眨眼睛:“我还想着要你帮忙想办法呢。”

“你上门赔罪去呀。”藤原笑道:“明天正好是刘黎茂休息的日子,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遇到沐教授。你亲自上门赔罪,带着各种礼物。”

“之前的礼物都没要,这一次难道就要了?”浅野怀疑这一次也是无用功。

“之前赔罪那是那两天还在气头上,现在都过了好几天了。你夫人也死了,难不成她还气呢?”藤原继续鼓动:“我现在在岩井公馆可是受排挤的存在,你的腿要是彻底的好了,然后再建一条情报网,说不定能让岩井先生又一次刮目相看呢。”

对呀,毕竟刘黎茂不会自己人。

岩井先生就算再用他,也不会全身心地将绝对机密交付给他。

“好,我就听你一次。”浅野拉着他的手摇了摇:“这要是成了,那我们还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可以。”

就这样,浅野列了一系列的礼物清单让下面的人去采购了。

隔天,他坐车到了沐宅门口,又觉得讽刺起来。

之前在这里住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又慌忙逃走。

现在带着礼物过来赔罪,自己好像总是绕不开这个宅子。

司机上前去敲门,自报家门后,里面的人去通传也不将门打开。

司机气的不行:“先生,我们回去吧,人家不给面子。”

“不是说去通传了吗?就在这等着。”浅野从车里拄着拐杖走了出来:“今天我就站在门口等,周边人来人往的人总会看见。他们也不能拿我这个瘸子怎么样,还是得将我们请进去的。”

“是。”

没过多久,大门打开,张冬将人请了进去。

“浅野先生今日来这里有何贵干呀?”

刘黎茂坐在客厅里与他打着马虎眼:之前做的事情已经足够,今天沐馥去学校了,可以与这人调笑几句。

“之前您没有接受我的歉意,我当然是来上门赔罪的。”

浅野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刘先生贵人多忘事,我可不敢忘记。”

“你多虑了,我家夫人早就将这事抛之脑后了,你不用再来一趟的。”

“既然如此,那可否请沐教授为我看腿?”

“什么?”张冬忍不住笑道:“你的腿就是我家夫人打伤的,现在又要她去帮你治腿。难道你是想治疗好了,再报复回去?”

“不敢不敢。”浅野有些心虚,这个张冬怎么突然变得牙尖嘴利了起来。

刘黎茂让张冬给搬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同袍一场,坐下聊吧。”

“有什么不敢的,做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张冬仍旧阴阳怪气:“这次打算又绑谁呀?”

“好了。”刘黎茂佯装嗔怒:“下去看看热水好了没,泡一壶茶来给浅野先生解解渴。”

“是。”张冬站了起来,朝着厨房的方向去了。

刘黎茂合上书,眼镜注视着浅野:“其实你不用专门来的,毕竟之前的事是你夫人做的,我家夫人也没什么可挂在心上的。”

“斯人已矣,先生真是大度。”浅野朝着他半鞠了一躬:“之前办丧事时,您送来的吊唁礼金已收到,非常感谢。”

“同袍一场,你还跟我说这些?”

张冬将泡好的茶送了过来:“先生,这第一杯茶水要倒掉吗?”

“当然要倒掉,第一口茶苦涩难以下咽,第二口茶才会有甘甜。这事还用我教你?”他愣了一下神:今天冬子做什么?奇奇怪怪的,难道是因为之前浅野绑架采儿之事?

他想到这里不禁笑出了声,用手指指了指冬子:“你呀你,赶紧泡好茶端来吧。”

“是。”张冬再次将茶水端向厨房。

“见谅,今天不知道冬子怎么了,居然出现这样的失误。”刘黎茂赔笑道:“您今天来的目的只是让夫人帮忙看腿吗?”

“对,我的腿整个申城的大夫都没法救,说是注定要瘸了。但是有大夫说沐教授能治,所以我夫人才做了之前的事情得罪了您。既然她的遗愿就是为了治疗我的腿,我想着完成她的心愿后好好守着店,然后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干了。”

“那这样,你去林氏门诊。”

“那家大夫治不了。”浅野恳切道:“之前我请那个大夫诊断过,说是一定要找沐教授才行。”

“这一次去,他就不会有这样的说辞了。”

刘黎茂暗想:自己怎么就心软了呢。

要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日本人被打服的时候,都是自己处于弱势的时候呀。

这该死的同情心,真要命。

“好,我会去找他。看来他是自己治疗腿的关键呢,我会买些礼物一并带给他。”浅野欣喜若狂,拄着拐杖又给他鞠了一躬,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张冬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茶泡好了怎么人却不见了?”

“知道你小子是为了给采儿出气,让你出完气自然就走了。”刘黎茂抿嘴笑道:“糟了,我好像多了那该死的同情心。”

“你不会答应他治腿了吧?”张冬意识到大事不妙:“你不常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现在他这个样子我们也不用花精力去对付,你怎么就……”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最强战神人道大圣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明末风暴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7号基地资本大唐盖世人王
相关推荐:反派消极怠工以后娇憨小农女:河神与我有婚约腹黑魔王的小萌妃明朝小衙内黑牢求生:请叫我欧皇海贼之暗影王座猫兄弟的喵生历程木叶之拥抱暗影巨星是怎样炼成的暗影之诗之肃清之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