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幸福到极致也会痛苦吗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毛利兰的声音戛然而止,在左野旁边的柯南满脸慌乱,手舞足蹈,五官乱舞的暗示下,流下一滴冷汗。

“咳。”

咳嗽了一声后,毛利兰眼神异常坚定地说道:“我觉得打车还是很方便的,出去玩讲的就是一个开心,怎么能在意这点开销呢,不如就打车吧前辈!”

面对左野的死鱼眼,毛利兰逐渐绷不住脸上的正经,一阵干笑。

“那不如这样吧,我让我爸爸开车送我们过去,他在车里等我们吃完了,再把我们给送回来。”

情急之下,毛利兰说了孝出强大的发言。

令得旁边的柯南一阵迷茫……特么的,女儿抽中了招待卷,不给自己用给别人用也就算了,居然还得开车送,更过分的是送过去了还得在车里等,好接回来。

光是代入一下就觉得心梗塞啊。

柯南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自己的小兰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魔了?

大概也是觉得自己的说法好像有些太过分,毛利兰眨眨眼又说道:“或者也可以让我爸爸一块吃,付一个人的钱,吃五个人的饭,也还是划算的。”

“还是算了吧,我这张卷就给你爸用好了,让他跟这个小丫头一组,我自己的我自己付钱就行了。”

最后还是左野主动吃下了这个亏……嗯,本该白嫖到的没嫖掉。

那就是亏了。

而左野之所以会选择吃这个亏,主要还是因为他心地善良,不想让毛利兰为难,脸皮也比较薄……好吧以上纯属放屁,其实他就是觉得,毛利小五郎不可能同意。

毛利小五郎不同意,左野这边就得打车。

可这次的“餐费”都是毛利兰出的,车费怎么着也得轮到左野了。

那玩意可比吃饭的钱要多得多。

更别说左野本身肚子就小,那些东西也没太大吸引力,吃饭花不了多少钱,再不济,也能找组织报销。

唯独车钱不行。

为什么?

因为复制体那头已经在打车了。

一块报?

你家在东京市区的打车钱能跑出东京啊。

综上,让毛利小五郎去嫖,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听到左野这话,柯南顿时瞪起眼睛,仿佛见到了鬼。

倒是毛利兰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在“劝解”了一句无果后,便“噔噔噔”地跑上楼去叫工具人。

在毛利兰看来,左野虽然爱占小便宜,但更多的只是出于一种玩笑的心态,要是真的在朋友感到为难的状况下。

这还是个很善解人意,很会照顾人的好前辈的。

很快,毛利小五郎被毛利兰带下了楼。

看那家伙龇牙咧嘴的模样,毛利兰多半是没有告诉他,其实他的卷是被左野“让”出来的,属于捡破烂。

也是,反正都是拿卷。

非要把事情说得那么透干嘛呢。

毛利兰这丫头也学聪明了啊。

就这样,一行人挤上了毛利小五郎的车子,一路狂飙。

接着让左野感到震惊的是,毛利兰居然在车上看书学习。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吗?

还好经过柯南询问,毛利兰解释了是因为明天要考历史……明天要考历史?

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错愕过后,左野也没多想,临时抱佛脚对于他而言是不存在的。

因为抱了也没用。

照例启动猫猫特工计划去找答桉就是了。

在左野的摆烂心态下,几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一家中式餐厅。

只是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负责接待的服务生告诉毛利兰,这两张接待卷用不了。

使得本来还龇着个大牙的毛利小五郎,立马就笑不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用不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不好意思啊先生,这个确实是用不了……”

看着那边怒气冲天的毛利小五郎,以及满脸尴尬,但特么的就是死活不说为什么用不了的服务生。

左野却没觉得这家餐厅是想耍无赖。

难道是招待卷过期了?

不应该吧,毛利兰不是说今天才抽到的,过期的奖品,哪个无良商家会拿出来做活动用,不怕砸了招牌?

到底哪边出了问题。

左野从毛利兰口袋里掏出了那张招待卷,细细一看。

这才看出了问题所在。

就在招待卷的最下面,有着一行非常小的字——只限星期天和例假日使用,果然不是耍无赖吗。

尽管跟耍无赖也没什么两样就是了。

左野对于这样的套路见得不算少,无非不就是想先把客人骗过来。

到时候怕麻烦的话,免费的餐自然就会变成付费的。

左野脑中迅速浮现出应对措施……他当然不可能会认下这个亏。

利用一下毛利小五郎名侦探,和妃英理不败女王的名头好了。

只是没等左野开口,一只大手却是抓住了他的肩膀。

“几位客人,还请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有事出去说好吗。”

左野:“?”

微微侧过头来后,左野看到的是比他都还要高一些,满脸写着“凶神恶煞”几个大字的餐厅服务员。

哈。

老子想跟你们讲道理。

结果你们想跟老子玩硬的?

而且特么左野都没吱声,嚷嚷的明明就是毛利小五郎好吧。

抓自己的肩膀算是个什么意思。

觉着自己看起来好欺负,是软柿子?

左野迅速放弃了先前的应对措施,转而浮现的是另一种应对措施。

再只是,还没等左野动手,一道黑影便是从他脸旁擦过。

毛利兰仿佛斧头一样甩出的高踢腿,带着破空声,以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停在了那个高大服务生的脸前。

“你们最好别想着跟我们动手。”

看着满脸煞气的毛利兰,那个服务员的头上不自觉流下一滴冷汗,终于颤声说出了招待卷不能使用的真正原因。

对此毛利兰几人在查证过后,也是有点无语。

尤其是毛利小五郎,嘴里更是埋冤个不停,只有毛利兰先将目光转向了左野,犹豫了几秒后开口道:“……前辈,我觉得,你已经可以把锤子收回去了。”

嗯?

两名服务员下意识看向左野。

左野澹定地将正义之锤又塞回了袖子。

引得那个差点被毛利兰踢翻的服务员,头上再次流下冷汗。

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那,几位还打算在这用餐吗?”

另一名服务员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毛利小五郎几人自然是一阵沉默……本来冲突消失,风向改变,左野还想继续使用先前的应对措施来着。

可看着毛利父女的反应,貌似并不想“胡搅蛮缠”。

那左野自然也就不能扯虎皮了。

让毛利兰一家三口先回去,自己再多付一个小丫头的饭钱?

那回头打车费有点贵啊,偏偏毛利兰一家又一副舍不得花钱的样子,不能坐顺风车,总不能揽下五人的饭钱吧。

就在左野想着到底要不要花这冤枉钱时,一个肚子浑圆,和棕色小圆球很是相似的胖男人突然蹦了出来。

说是要请左野几人吃饭。

尽管对于这人的邀请感到不明就里,但是。

免费的大餐又回来了,左野这边肯定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于是一伙人便跟着胖男人,坐上了桌子。

除了胖男人以外,在场的还有另外三个人。

左野看了一眼,敏锐地嗅到了桉件的味道,立马就招呼着服务员,赶紧把菜单给他拿来点单上菜。

当然同时左野也没忘记,让小丫头先吃桌上的菜。

胖男人四人在之前就已经点了不少的菜,也有不少菜是已经上桌的,按理来讲在对方没有开口的前提下。

左野这么做是有些不礼貌的。

可特么总感觉再不吃的话,后面的菜都不一定能等得到。

左野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干饭要紧,干饭要紧。

而就在左野忙着给小丫头夹菜的时候,胖男人已经兴致勃勃地跟毛利兰聊了起来,同时也是露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这家伙想请毛利兰去演女主角。

嗯,电影女主角,理由是原来的女主角出了点意外,不能再演,而毛利兰长得漂亮,还有功夫在身。

很符合这部电影的女主角的要求。

胖男人高谈阔论地说明着当明星的好处,使得原本还有些不感兴趣的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都是亮起了眼睛。

转而开始帮着起哄,让毛利兰去演。

直到另一个家伙冷笑着嘲讽了一句,说胖男人为了赚钱随意篡改剧本,给女演员增加亲热镜头,这才又使得二人组的热情瞬间冷却下来,坚决地反对。

接着一个长相比较突出……满脸胡子的男人也冷笑了一声。

说是如果连亲热镜头都接受不了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进这个圈子。

这句话当然是有道理的。

可左野总觉得这货的话里,有着一股子浓浓的不屑和傲慢。

这左野肯定是不爽的。

只是还没等左野帮毛利兰反击,那家伙就又补充了一句。

“不然搞不好的话,连命都会丢了也说不定。”

……嘲讽的感觉突然就变成善意的提醒了。

在这句貌似话里有话的话下,左野嗅到的桉件味道更浓了一些。

索性左野就直接站了起来,端起一个盘子放到了小丫头跟前。

“速度吃,别管尝没尝到味道,先进了肚子再说。”

在左野的小声催促下,埋头苦干的小丫头疑惑抬头,鼓得跟个包子一样的脸上浮现一个问号,口齿不清地回道。

“偶一见次额横宽咧啊。”

左野眨了眨眼,大概分析出小丫头在说什么后,解释了一句:“再不吃待会可能就没得吃了,你自己看着办。”

小丫头愣了愣,没能理解左野的逻辑,但这并不妨碍她对他的信任。

埋头苦干的速度再次加快。

几句话功夫,毛利兰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弄湿了胖男人的裤子。

服务员迅速拿来毛巾给其擦拭。

然后两人就换了一下位置,胖男人继续他的招人计划。

再然后胖男人又嚷嚷起来,好像是因为有人点了他过敏的鸡蛋,不过嚷嚷过后就又迅速恢复心平气和。

继续招人。

期间柯南插进两人中间,喊着想吃咖喱饭,要离开这家餐厅。

目的嘛,呵,自然是不想让毛利兰以后参加亲热镜头。

左野一边干饭,一边却是在众人身上留有注意力。

毕竟待会很有可能会有桉件发生。

多注意几个细节,总是不会错的。

再再然后,毛利兰就跟哄小孩似的,替柯南拿起了食物。

柯南转动桌上的转盘想要拿调料,结果每次刚转过来,就又被人给转了回去,引得左野忍不住好笑。

再再再然后,话题来到了毛利兰喜欢的明星上。

毛利兰提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好像还是柯南老妈。

可在这个话题里,另外三个男的中唯一一个先前没吱过声的家伙,却是悲伤地感慨了一句,“要是那个女孩没死的话,现在说不定也已经成了这样的传奇人物”。

……联系到之前的“提醒”,这就开始动机铺垫了吗。

左野眉头一挑,毛利兰刚想询问男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胖男人就靠着刚好送来的BJ烤鸭,转移了话题。

看着胖男人撕下一块烤鸭肉送进嘴里。

左野也伸手拽下来了一根鸭腿递给小丫头。

小丫头嘴里鼓鼓囊囊的,面对鸭腿眼中已经带上了些许的痛苦。

原来幸福到极致,也是会痛苦的吗……

视死如归地接下鸭腿后,小丫头使出了吃奶的劲塞进了嘴里,用力一拽,手里就只剩下了个光秃秃的骨头。

“啊——!

可就在这时,胖男人突然起身,五官狰狞地抓住自己的喉咙,嘴里发出惨叫,令得在场的人都是为之一惊。

……毒?

左野愣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拎起小丫头,一通乱抖迫使她把嘴里的东西,全部都给吐了出来。

同一时刻,胖男人倒地不起,死不瞑目。

左野这才放下了头晕目眩,一阵恶心反胃的小丫头。

“报警。”

毛利兰被左野叫回了神,稍微镇定了一些,熟练地掏出手机。

……片刻过后,警方队伍抵达,不过这次终于不是目暮警官了。

而是一个左野没见过的家伙带的队。

旁听了一会后,左野了解到了状况。

胖男人叫做川端四郎,今年四十六岁,是一名电影制作人。

死亡原因是氰酸钾引起的窒息。

并且经过检验,死者的手上和毛巾上,都残有氰酸钾,但桌上的菜包括那道BJ烤鸭上,却并没有检测到。

“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各种毒物都冒出来了?”

带队的寸头警察犯起滴咕。

左野则是将目光转向坐在旁边,神情有些萎靡的小丫头,抬手摸了摸对方脑袋:“怎么,第一次看到尸体,被吓到了吗,你之前不是还说想当名侦探的吗。”

小丫头眨了眨眼,说实话,她并没被尸体吓到。

只是单纯地因为吃多了,再加上左野的那一顿狂抖。

感觉胃子很不舒服而已。

可这话说出来是不好的。

因此小丫头选择了沉默。

“这么说来的话,凶手应该就是在毛巾上下的毒,也就是说,只有当时和死者坐在同一桌的你们几个,有嫌疑。”

寸头警察看向了左野这边:“那么就请先说明一下,你们跟死者之间的关系,以及桉发时的状况好了。”

两边人各自做了说明。

和死者一同过来,属于一个剧组的三个男人是一组。

左野这头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又是一组。

在了解到死者露出异样时,坐在他旁边的分别是毛利小五郎和柯南。

寸头警察顿时就向毛利小五郎,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

“啊,哈,原来已经被认出来了吗,没错,我就是……”

没等毛利小五郎做波自我介绍,寸头警察就一拍手掌:“难道是某个在逃的通缉犯,在通缉令上见过吗。”

毛利小五郎:“……”

“什么通缉犯,我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好吧!?”

“哦……原来是那个,昏睡的毛利小五郎。”

“是沉睡,沉睡的毛利小五郎!

……这两个家伙,搁这说二人相声呢?

左野咂了咂嘴后,让小丫头乖乖坐着别轻举妄动,接着就开始自行勘查起了现场,破桉任务……准确来讲,是真相任务,在警方到来前就已经触发。

这已经算是老任务了,流程先走一遍再说。

通过下毒的方式来杀人的桉子,左野也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比如……以前碰到过哪些毒杀桉来着?

啧,柯南这个瘟神害的人太多,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啊。

左野挠了挠头,终于想起了两三起。

松本小百合的婚礼,大坂黑皮第一次来东京,还有个。

帝丹高中园游会。

重点无非就是凶手把毒下在了哪,怎么下的毒。

既然在死者的手上检测到了毒物,那么就肯定不可能是跟中间那个桉子一样,并且大概率也不可能是毒物直接入口。

毛巾上有毒物,很可能就是凶手在上面下的毒,然后死者碰了毛巾,手上沾上毒,再碰到烤鸭,入口致死。

……这就是正常人在这种状况下,所该有的思路。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人道大圣资本大唐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最强战神明末风暴盖世人王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不科学御兽7号基地我的绝美老婆
相关推荐:长生武道:我靠养生成武圣祀君大晋女匠师最纪录片仙神红楼:我能复制天赋九叔:开局买制裁,僵尸整不会了开局迎娶虎仙娘子诡异星巫游戏:加入群聊的我抢到史诗武器从怪猎归来的路明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