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旁门入院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这么美貌的一个娘子,娇娇柔柔的,我见犹怜的,居然也会沦落到无人兜底的状态。

这个王稚远,平白招惹人家小娘子,撩拨了春心之后,就熘了,不管了!

这一回,何无忌算是见识了,这一位建康城首屈一指的美男子,到底是如何招惹人心的。

怪不得那么多小娘子都对他念念不忘,不要脸皮也要追着跑,甚至他都结婚了,还不死心。

原来,都是这小子撩拨的!

“现在,我也只能这样相信了。”

“何郎君,王侍郎是不是对奴家并无情谊?他是不是真的只是好心搭救奴家,如此而已?”

哎呀!

这个时候来问这个问题,这就有点令人尴尬了。

“绿珠娘子,稚远是新婚,你也早就知道了,其实,我想你也有准备,稚远是不会在新婚燕尔之际就立刻和你好的。”

“既是如此,你又何必强求?”

“你若是真的一心记挂他,就应该听他的安排,稚远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绝对不会委屈你的。”

何无忌与何迈终究不是一个类型,相同的事情,换做何迈,只会不停的说好话安慰。

至于能不能兑现,他才不在乎,总归就是画大饼罢了。

但是,何无忌就会恩威并施,她并不会一味的迁就绿珠的情绪,而是从大义出发,让她也能收敛行为。

在何无忌看来,当初在徐州城,形势如此危急,其实,何迈他们就不主张王谧把绿珠带出来。

这样冒险的行为,对于符飞来讲,也算是一种挑衅,一旦他要是不按照王谧设想的出招,硬要留下绿珠,那岂不是因小失大?

既然带出来了,在何无忌看来,王谧对绿珠已经算是够意思了,至于男欢女爱,那种事情,最需要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你情我愿。

你绿珠有情,奈何人家王谧并不想跟你好,你别管人家为什么会这样想,也不要以为你是青楼头牌,男人见了你就一定都走不动道。

就一定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你还是收敛一点,有点头脑,既然王谧已经这样决定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何府,对你有什么坏处,还会委屈你不成?

绿珠可不是个湖涂的,虽然在王谧这件事上,她是有些拎不清,但是,换到何无忌这里,她就立刻清醒了。

毕竟,她见识了那么多的男人,男人讲话时候的语气,神态,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何无忌,显然是个狠角色!

“那好吧!”

“一切就都拜托何郎君了。”绿珠欠了个身,也算是给何无忌行了个礼,而后就飘然的回了房。

狡猾的女人!

何无忌目送着她的背影,很快就做出了判断。

这个女人,她就是故意的!

绿珠也并不是因为爱慕王谧,才一心要缠磨他的,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王侍郎,他脾气好啊!

他的出身,他的地位,他的才气,他的能力,甚至还有他的容貌,都是极其出挑的。

最关键的,他还有一副好心肠。

虽然是个带兵打仗的,但是却行为举止与谦谦君子无异,绝对不会和女人发火,也不会给女人难堪。

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绿珠反复掂量,只觉得,王谧是一个她可以拿捏的男人。

相反,你再看看何无忌。

虽然两人的交往并不多,互相也谈不上是了解,但是很显然,何无忌在女人方面是个比较凉薄的人。

他才不会因为女人的几滴眼泪,亦或者是苦苦哀求就转变心思,说到底,还是王侍郎好啊!

确实是有情有义!

不能放弃!

…………

从何府里连滚带爬的出来,二话不说,王谧就跨上了战马,甚至连何迈都没有等一等。

何迈倒是也无所谓,一熘小跑就追了上去,脸上一直带着诡异的笑容。

他的那点小心思,王谧还能不清楚,根本就懒得搭理他,但是,你不想搭理别人,别人可想要搭理你。

逃不掉的!

“稚远,关键时刻,你怎么改变主意了?”

“难道是怕了绿珠娘子?”

这不是废话吗,都看出来了,还要说出来,还有没有点基本的良心道德了。

“你不是都知道吗?”

“还要问?”

“想看我出丑吗?”

“那不能,我怎么会这样做呢?”

“不过是句玩笑话,你刚才不是还口口声声说要带着绿珠回府吗?我们都觉得不合适,你还没觉得。”

“我只是疑惑,你怎么忽然想通了?”

何迈一副无赖的样子,王谧也是无奈了,这些人,明明知道他是一时胆怯了,却还非要让他说出他是因为什么胆怯了。

这还不是给人为难吗?

“我突然想到,就算是我对绿珠没有意思,可是,她这样热情,到了我府上也不见得就能听我的劝说,到时候,再想把她弄出来,可就难办了。”

“再者,王府终究是人多口杂,被他们看到我和绿珠在一起,我可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才知道吗?”何迈哈哈大笑,非常欣慰。

看他笑的这个样子,王谧就生气。

什么人呐!

“你又嘲笑我!”虽然都是兄弟,被嘲笑几句也无所谓,但是,王谧也是个爱面子的人,这样真的很没有面子。

“我这不是嘲笑,而是欣慰。”

“没想到,一向在战场上指挥若定,叱吒风云的王侍郎,竟然也有英雄气短的时候。”

“原来你也有不擅长处理的事情,我真是很欣慰啊!”

王谧被他气的鼻子都快歪了,原来,他这一路上想的就是这种破事,不过,何迈说的,倒也算实情。

别看王谧在战场上无往不利,但其实,他确实是对处理男女关系很不擅长,甚至关系稍微乱那么一点,他就会感觉头疼。

或许这样才让人感觉真实,有缺点,有不足,才让人觉得是活生生的人。

有人气。

“你说得对,所以我才让你也跟着,我也需要朋友帮忙啊!”

何迈暗笑:只是帮忙而已?

不是去接锅的?

“稚远,待会到了王府,你先被着急进门,等一等。”

“干什么要等?”

“出了什么事?”王谧回头,一脸担忧。

不会吧!

不会是谢明慧就堵在门口,等着教训他吧!

这些人肯定早就收到消息了,所以才故意劝他让他把绿珠放在何府的!

一定是这样!

“该不会是我家娘子……”何迈久久不说话,王谧也绷不住了。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

“和你家娘子没关系,和朝廷上的大臣有关系。”何迈赶紧否认,就怕王谧误会。

“大臣?”

这一点,王谧就着实想不通了,还能是谁?

“回来的路上,我们听说,你现在在建康城里的行市可是不一般,等着投靠你的大臣多的数不清。”

王谧点头,这一点,王贞英也提到过,看来,确实是有其事了。

“这些人……不会都堵到我家门口了吧!”王谧的脑中忽然涌现出不好的想法。

他紧张的看着何迈,只想从他嘴里听到否定的说辞,但很遗憾,何迈当然不会这样回答。

“是啊!”

“尤其是他们听说你今天带着大军凯旋了,能见到真人了,还不把你家堵个水泄不通。”

还有这种事?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

“阿迈,跟我来,我们不能从这条路走!”

何迈不解:“好端端的,这不是去你家最近的一条路吗?都快到了!”

王谧才没有那个时间跟他罗唣,自己一路小跑就先奔出去了,反正,过后他也得跟上来,还能兵分两路不成?

何迈确实不敢兵分两路,只能快马加鞭的追上,等到真的能并排跑马的时候,都累的他气喘吁吁了。

“要换一条路?”

“还有更近的?”他急急问道,说话都有些上起不接下气了。

王谧头也没回:“近道是没有了,还要绕远呢!”

“我们必须躲过这些人进入王府,我可不想被这些人堵住,让他们耽误我的正事!”

正事?

你现在还有什么正事?

不就是等着老婆一顿暴揍吗?

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跟上了,好在王侍郎对他也算不薄,总归让他当了第一见证人。

今天,可算是有大热闹看了!

琅琊王府规模可不一般,宅院占地广大,而且,多年以来,逐渐扩建,各种旁门,偏门,还是很多的,不是生活在这家的,是绝对搞不清楚的。

这就是王谧的优势了,他带着何迈一路从王府的后身绕过来,因为大军已经没再追随了,只有两个人,两匹马,即便是从闹市穿过,也依然没有人认出他们。

这些人呐,一个两个都说是我们王侍郎的忠实拥趸,到了最后,连我们王侍郎英俊的相貌都没有记住。

以至于,那些等着拍马屁的,源源不断的涌向琅琊王府的小官小吏们,王侍郎就从他们身边经过,目标如此明显,他们竟然也没有认出来,还一个劲的往空宅子里闯呢!

两人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乌衣巷背后的小街上,不出意外,这里确实没有多少人烟。

而当他们经过乌衣巷的时候,也确实听到了无数嘈杂,还有那些堵在王府门口的车马,也隐约之间看到了些。

“人真多啊!”

“阿迈,多亏你提醒,要不我们今天连大门都进不去了!”王谧下马,真心感叹道。

何迈亦心有戚戚:“我也是没想到。”

“坦白说,刚才那样说,也是有吓唬你的意思,其实,我也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人!”

那个人呐,是真的很多,多得不得了。

不只是王府的大门口,就连半条乌衣巷上,和王府连接的那几个街口也都被堵得严严实实的。

虽然他们还不至于能闯进府里,但是,想也知道,府里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只是防着这些人,就已经够王府的那些家丁忙活的了,如果,王谧在这个时候出现,必定会闹的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到时候,王谧还怎么见到他家小慧慧?

他还想挨她一顿臭骂呢!

“这个就别提了,只要没有让他们堵上,就是好事,这边人很少,那边葡萄架子下面有个小门,我们可以进去。”

这条小街确实人烟稀少,本来也是属于王府的范围之内,只是对外是有连接的道路的。

以往,都是王府的奴婢们在这里行走,外出办事,从后面绕一下也挺方便的。

运送蔬菜、粮食,也可以不占用乌衣巷上的道路,也算是给诸位达官贵人们面子。

何迈把马匹拴好,放眼一望,确实看到了一个葡萄架,现在还有一些成熟的葡萄,挂在上面呢,即使叶子都已经枯萎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稚远,这个小门,有点太小了吧!”

那里确实有一扇门,但是只有半人多高,或者说的更准确些,只有一个成年男人的小腿一般高低。

这要是想从这里进去,弯腰恐怕都不成,这得趴着吧!

“小是小了点,但是安全呐!”

“你不是还想看热闹吗?那就委屈点吧!”

“谁说我想看热闹?再说了,你家有什么热闹可看?”何迈瘪着嘴,还不承认。

王谧才不管这么多,他想进来就进来,不想进来,也不勉强,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何迈一向都是一个没骨气的,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忧,他肯定坚持不住的。

这不,王谧才刚刚走到小门口,他就已经追上来了。

完美的诠释了王谧对自己的兄弟有多么的了解。

“稚远,你先来!”何迈站在墙边,认真的比对了一下这扇小门的大小,还伸出手来衡量了一下。

这个大小,大约确实可以进去,但是,体面是别准备要了,不可能的。

王谧本来都已经倾下身子了,其实他也不在乎谁先谁后,毕竟,这是自己的家,事情也是自己的事情。

就算何迈临时变卦,不肯和他一起进门,掉头就走也无所谓。

但是,何迈这样专门提出来,就难免令人生疑。

“阿迈,这是为何?”

“我们不是好兄弟吗?既然是好兄弟,你就应该比我先进去,要是真的有什么事,你也好帮我扛一下。”

关键时刻,就是要讲兄弟情,在这方面,王谧是一点也不含湖。

何迈连忙摆手,靠在墙上,坚决不肯挪动。

“不不,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帮你的忙,我责无旁贷,只是,这个小门实在是太小了。”

“我打算让你先进去,探探路,至少也把入口弄得大一些。”到了这个时候,何迈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思,坦荡的承认了自己的小心思,这倒是把王谧给将在那里了。

“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这还真是一个他从没想到的,别致的理由。

何迈勐力点点头,表情认真。

那还等什么?

这点事情,他还是能做的。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沧元图超级兵王民国败类资本大唐诡秘之主网游之纵横天下逆天邪神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明末风暴微微一笑很倾城
相关推荐:灵异漩涡漩涡长风几万里每天都在不同的床上醒来(穿书)同床异梦[快穿]影子人冷王的绝世毒妃青苍大陆我的影子是暗夜主宰蒸汽时代的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