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们都没得选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直到游戏结束时,RNG的所有人的表情,都还很懵逼。

尤其是Uzi,更是茫然地抬起头,看向了四周。

输了?

这就输了?

这一局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做,游戏就已经结束了?

OMG貌似也没有来军训自己,自己发育也没有被耽搁,但打团就是打不过,节奏也是一塌湖涂。

他倒是有点想把锅甩给队友。

但奈何,其实他心里也清楚。

Mlxg这一局唯一失误的地方,就在于那一波在河道,被对面打野单杀。

但前期的节奏上,反倒是下路拉胯了。

哪怕能够压制对面,但对面只要肯用蓝量和血量换取线权,就一定能换的。

中路也是同样。

从BP开始,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对面会让下路两人,成为团队关键的节奏点,去针对中路的小虎。

而此时,作为胜利方,主动过去握手的江流,明显也察觉到了RNG队伍里气氛的不对劲。

简单点来说,他们被打懵了。

被这一个从未见过的套路,按在地面上疯狂摩擦。

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自信,又瞬间消失了。

更要命的是,这一次,他们根本就想不到破解的办法。

看着对方众人的表情,江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还是属于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啊!”

“不过也是,这个版本设计师再怎么削AD,起码只是把中后期给削了,没办法一个人喷五个了,但前期好歹能打得动人。”

“要是你们经历过那个AD打人半分钟,还不如人家A一刀回的血多的版本,你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下路游走这个体系了。”

“还不都是被逼出来的!”

再看向一旁的冷少。

更是神清气爽,眉飞色舞了起来。

之前打RNG,虽然冷少对线上,依旧把小虎压得死死的,甚至单杀了。

但大多时候,过得都挺憋屈的。

因为单杀之后,兵线时常没办法推进去,对面也亏不了多少。

而这一局,情况完全不同。

他,IG指定唯一大爹!

三条路,都在以自己为核心!

甚至连组合技都有了。

第一轮节奏,江流的盲僧带着小五的巨魔,三人逼出对面发条的闪现。

第二轮,岩雀的大招封路,再度配合巨魔,利用地形差Gank。

第三轮,慎的大招,配合劫的大招,再杀一波。

等着三轮节奏结束,发条的闪现刷新好了,循环基本上又开始了。

“这就是当爹的感受吗?”

“爽!”

“原来对面AD,平时就是这个待遇啊?”

“这也太爽了啊!换我来我也敢秀啊!”

听着冷少这逐渐逆天的发言,江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敢秀有个屁用,你是刺客,又不是ADC。”

“再怎么给你经济,后期也没办法一打五。”

“这一局保你,只是为了废掉对面发条而已。”

江流这话一出口,冷少立马就抱怨了起来。

“哎,道理我都懂,就不能让我自得一下吗?”

两人调侃了一阵子,就回到了休息室。

不过休息室里,有一个人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一次,不是明哲,而是小六。

从第二局,明哲说出那句‘你千万别学,尤其是打蛇队’的时候,小六就已经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为别的。

打完RNG,马上要面对的对手,就是蛇队。

看见江流回来,小六立马就凑了上去,开始化身成好奇宝宝,问这问那的。

而他关系最多的,就是这一局的下路组合。

“岩雀和巨魔……两个英雄其实都不是很难,都不怎么需要练习。”

“这个套路之前也有试过,感觉效果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有点差,为什么打RNG就有效果了?”

听见小六的疑惑,江流沉默了片刻,然后回答道。

“Rank的节奏和比赛不一样。”

“Rank里没法儿玩,比赛中也没法玩,只有打RNG,而且是第三局才有效,第二局就没有拿这个……你是怎么确定一定能克制RNG的打法?”

小六摇了摇头,说道。

很显然,他对于江流的解释,并不怎么满意。

“因为第三局,我们先选了岩雀,打了一手烟雾弹,但如果对面的阵容不是这样的,那么这个岩雀就只能给冷少了,给他的话,他的节奏其实就是你的节奏,一旦你陷入劣势,他的节奏也会乱,论个人的支援和团战能力,他肯定比不过对面中单的。”

“所以……为什么就这么确定岩雀给老贼会有用?”

听到这里,江流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果然……有时候人太聪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小六和冷少一样,两人的莽,不是说他们不会最基础的运营节奏,也不是说意识有多差,而是明明心里清楚,却不愿意去选择另外一种打法。

这就是所谓的……风格。

就和后来厂长评价司马老贼的那句话一样。

“他总以为自己是神……”

事实上,司马老贼的风格也是这样,他同样是一个敢打敢拼的ADC。

就和之前的名场面‘湮灭’一样。

司马老贼在那个先行减员的情况下,选择了闪现上去一喷五。

换厂长,他只会转头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而这,就是江流不太愿意解释的原因。

因为小六作为打野位,他的风格是无脑入侵,拿到优势,配合Gank,然后滚雪球,风格和香锅类似,却又不同。

Mlxg的入侵打法,最后还是会将优势,辐射到下路。

而小六不会。

或者说,小六这种风格,对于队伍来说,有时候是毁灭性的。

本来可以拖得住的局,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只会加快走向失败。

况且,又不是野核的时代,要打野入侵,然后打出单杀干嘛?

人家不知道跑啊?

相比之下,他的打法,收益大,风险也大。

和RNG的第二局,江流的入侵节奏和小六的入侵节奏,其实是一模一样的。

但江流没有选择和对面拼个你死我活,而是见好就收。

这才有了钝刀子割肉的画面。

之所以江流之前一直不提这事儿,因为他那时,还没有完全将小六看做自己人。

良言逆耳,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得进去批评,有些人只会单纯地觉得自己是在针对他。

好在,自从上次两人一起上去接受采访之后,江流对小六,还是多了几分信任。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开口,对着小六认真地说道。

“你真的想知道?”

“真的。”小六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很老实地说道,“马上就要打蛇队了,我怕出事,如果你不让告诉我的话,那只能你自己上了。”

“蛇队吗?”江流乐了一下,“那的确是,你鬼点子不如Sofm多。”

“如果想成为队伍的核心,你就不能仅仅只看到每一局的状况。”

“你必须要了解你的对手,包括他们的风格,优点,缺点。”

“RNG的风格是什么?保着下路打。”

“下路选出后期阵容,那么中野就是前期节奏点,以支援为主。”

“下路选出前期阵容,那么中野就肯定是中后期节奏点,以开团,后期Aoe为主。”

“RNG无论如何,都不会将中路看做突破口,所以这一手岩雀,无论如何,都不会出问题。”

“只要你选择了不会出问题的点位,那么主动权就在手上了。”

“同时,作为打野,你知道怎么算野怪吧?怎么靠看面板上的补刀数,去判断对面打野的大概位置吧?”

“用算野怪的方式,去算每条路的对线,不要去问队友这波能不能来,你必须要自己去判断,因为刷野是不怎么需要技巧的,但对线需要精神高度集中,他们没办法时刻注意你的位置。”

“不是每个人都和Faker一样,能够随时关注全队的动向。”

“同样,作为打野,要把线权,和对线强度分开看。”

“对线强度强,不一定有线权,线权代表的是推线主动权,有时候是用蓝量换线权,有时候是用血量换线权,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你不能只考虑自己能否拿到优势,而是要考虑这一局,谁拿到优势,能够最轻松地赢下比赛。”

“如果仅仅是为了数据好看,为了赢了拿MVP,输了不背锅,那我觉得,就不要打比赛。”

说到这里,江流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S8时期,为什么RNG和IG两支队伍分庭抗礼。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每条路的实力强。

更关键的是……两支队伍里,都有人为了赢而不择手段。

哪怕是给队友当狗。

而这……恐怕也是如今的小六,最难做到的事情了。

事实上,这些话,也的确给了小六不小的冲击力。

以至于一向作为话痨的他,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远处,小五还想过去打个哈哈,驱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却看见冷少摇了摇头,于是也停住了。

休息室里,除了小六以外,其余人都能够明白江流话里的意思。

换句话说……江流能被众人认可,靠的不是甩嘴皮子,而是在赛场上,一次次证明自己换来的。

但小六目前还做不到。

他只是有点天赋,靠着一手莽,勉强打开局面。

如果他真的想在上场时,发挥出同样的作用,就必须逐渐去改变自己的打法,去改变自己的风格。

否则,他作为替补位,就毫无意义。

他能做的,江流也能做到,甚至能做得更好。

片刻之后,小六终于开口。

“背锅我肯定是不怕的。”

“但是我习惯拿到优势滚雪球的打法……”

听见这话,江流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然后很是认真地看着小六,说道。

“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习惯一说。”

“你的习惯会被对手摸透,你的风格会被对手研究,你的所有进攻,都能够被化解,你的所有节奏,都会被针对,事实上,你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无敌。”

“你之所以能发挥出作用,只是因为你的风格,碰巧适合这个版本。”

“如果你抓不住这个机会,去适应版本,那么随着版本的更迭,你就会被淘汰。”

“无数人挤破了脑袋都想上船,但船上的座位只有这么多。”

“要么改变,要么淘汰,就这两个选择,你没得选,我们都没得选。”

说罢,江流摇了摇头,走出了休息室。

远处,走廊上,明哲嘴上吊着一根烟,正倚着墙,有一搭没一塔的抽着。

早在之前,江流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听不下去了,走了出来。

见着江流出来,他让了个位置,说道。

“本来不该让你说这些的,毕竟你是选手,但我又怕我说得没你好,毕竟我对于打野位的理解没那么深。”

“没事。”江流摇摇头。

他也明白,作为分析师出身的明哲,论游戏理解,和真正的职业选手完全没得比。

在赛场上的应变,和比赛后的马后炮,有很大的区别。

“他有点飘了,尤其是那次你输给WE,他上去赢了第二局之后,他总觉得自己的打法有奇效。”明哲耸了耸肩,“后来效果其实也还挺不错的,但打弱队,说实话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把野王拉过来只刷野,说不定都能赢。”

“这倒是不至于,他只是单纯了点。”江流笑道,“看他自己选吧。”

“单纯吗?让冷少练岩雀,让老贼练蛇女,让小五练巨魔,甚至包括让夕阳练奥拉夫这些的时候,他们可都没什么半点迟疑,这小子反倒不愿意,就盯着盲僧蜘蛛男枪勐玩。”明哲叹了一口气,“所以啊,还是飘了。”

这一次,江流没有回答他,算是默认了。

毕竟……飘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

片刻之后,明哲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还有就是,别忘记一件事情。”

“一支队伍,只能有一个核心。”

“他没办法成为你,如果有机会,他只会超过你,然后取代你。”

“但对于你来说,你可没办法和Juejue一样,去转型上单了。”

听到明哲这些话,江流终于愣住了。

难怪之前他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然后跑出来了。

感情是因为这个啊?

片刻,江流摇摇头,说道。

“过了。”

不仅是因为这句话过了。

这本不是教练应该和选手说的话,更多像是朋友之间的话。

更重要的是,明哲这个担忧,也有些过了。

取代自己?开什么玩笑。

有系统加持,又有数个版本的套路和记忆,怎么可能会在S7就折戟沉沙。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也不算过。”明哲摆了摆手,“他去年五月份到的OMG,后来去了二队,但合同还在,今年春季赛结束就到时间了,没多久就到转会期了,但你小子可是一年的合约,被套牢了啊!”

“是啊,被套牢了啊!”江流笑了笑。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网游之纵横天下超级兵王权力巅峰微微一笑很倾城武炼巅峰民国败类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明末风暴我的绝美老婆资本大唐
相关推荐:海贼之最强皇副Mr3我只想安安静静的钓鱼重生的我绝不当生活玩家!铁骨铮铮汉献帝霍格沃茨的路人教授超位面至尊重生,我的青梅没有怀孕凡人:我,拜师韩老魔从斗罗开始一天一张体验卡斗罗:从无限强化魂力开始无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