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国难之时,匹夫不畏死!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是夜。

太原城硝烟弥漫,厮杀声响彻满城。

城中所发生的动静,很快就传入了驻扎在太原城内的守备卫所大营。

一座座营房灯火点亮。

负责节制军营的将领们,披挂着战袍便急匆匆的赶到了一起。

外头的情况,也早就有人通禀到了营中。

也正是因此才让军营中的气氛很是凝重和纠结。

“依大明律,若无都司衙门军令,我等此般夜间若是领兵出营,便是谋逆。”

一名将领还在忙着整理战甲,一边皱着眉念道着。

对面便有一人当即说道:“眼下是什么情况?围攻晋王府!今夜乃是晋王生辰宴,皇太孙殿下和高内阁也在王府,更有那些个北巡文武。若是我等不领兵出营平叛,事后朝廷要是追究起来,我等亦是过错。”

很显然,这人是想要率军出营,镇压此刻城中正在发生的叛乱。

只是这人刚刚说完话,又有人目光幽幽的看向周围众人。

众人也不由的看了过来。

这人姓李,虽然不曾明言,但却与太原城那座李府大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若不然短短十年间,太原城毫无战事,他也不可能从一介百户官升至一卫指挥佥事。

“李佥事似有话要说,不知佥事如何作想?”

有人开口询问了一句。

李佥事冷笑一声,摇头道:“眼下不是我等出营与否,是否会犯下过错的事情。而是今夜这太原城的局势,会让何处发展……”

他说的有些模湖,让人一时间分辨不出究竟。

今夜坐镇城中大营,节制军马的山西道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韦贲,目光阴沉的看向李佥事。

韦贲身为山西道都司都指挥佥事,总领山西道守备、守御、屯田等卫所一应屯田、训练、司务之事。

他是这两年才因伤从大同府那边退下来,转任到了山西道都指挥佥事位子上的。

算得上是朝廷对他的恩荣厚待。

也正是因此,今夜晋王府大摆宴席,他这才被留在了军营坐镇。

背后没有关系,不曾入了山西道官场圈子。

常年在大同前线统领兵马,让韦贲对李荣这等人向来是看不惯的。

虽说他韦贲是山西道都指挥佥事,算得上是李荣的顶头上司。可因为李荣背后那不曾明言的背景,韦贲对其又是无可奈何的。

见李荣此时如此阴阳怪气,韦贲自然是没有好脾气的。

“有什么就说什么,军伍之人,如何这般吞吞吐吐!”

李荣见着韦贲发了话,脸上却不曾慌乱。

他只是长叹一声,故作忧虑的唏嘘道:“末将只是在担忧,谁能想到太原城里竟然会生出叛乱。眼下想来反贼都已冲进了晋王府,而不单单是太孙等人在王府里,还有我山西道三司衙门的上官们也都在。

若是反贼……到时候,等明日天亮之后,这太原城里究竟又会是谁说话的?我等虽说乃是军人,可若是当真到了那等地步,又该如何?”

李荣这番话,顿时让帐内不少人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忧虑。

韦贲勐的一拍桌子,怒视李荣:“放肆!大胆!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李荣却是浑然不顾。

大概是觉得过了今夜,这个碍眼的韦贲大抵也就不能当回事了。

他直视韦贲,沉声道:“韦佥事,现在还是想想咱们自己的前途吧!”

帐内瞬间充满了火药味。

韦贲重重的吐息着,环顾眼前众人,最后愤怒的盯着李荣,阴沉的逼问着:“你要从了反贼?”

说话之间,韦贲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佩刀上。

李荣却是冷笑一声:“韦佥事!末将可不曾说过这等话,佥事休要诬蔑末将。只是现如今我等到底该如何做,往后又将会如何,难道不该想一想?我想,今夜在营中的大伙,这会儿心中也是忧虑万分的吧!”

李荣说完之后,嘴角带着冷笑,看向周围众人。

人们的脸上多了些不一样的神色。

韦贲脸色凝重的看着众人,心中满是无奈。

自己在都司衙门不受待见,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若不然也不可能今夜会留守军营。

便是此刻,自己也没法统一营中将领们的想法。

他当即看向先前那名想要领兵出营平叛的将领。

“苏同知,眼下城中如此境况,晋王府被反贼围攻,你意下如何?”

韦贲目光深邃的盯着对方。

被点名的苏同知却是有些犹豫。

他原本是想着领兵出营的,可现在来看,不说无令出营是否会被朝廷问责,单说现在晋王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没人知道。

若是反贼已经攻入王府,将今夜聚集在王府里的人尽数拿下,那太原城这天恐怕就要换一换了。

城头上的大王旗也得要换上一面新旗子了。

自家一家老小都在太原城里。

顾虑也就更多,不似韦贲只身一人在这山西为官。

他韦贲若是战死,还能受到朝廷褒奖追封,荫及家中儿郎。

可自己若是死在这里,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韦贲望着对方支支吾吾的不说话,不由长叹一声,身子沉重的落在了后面的椅子上。

他摆摆手:“罢了……罢了……既无都司军令,又无太孙行文,诸位便各回营中,节制麾下将士,不可生乱。”

“末将领命。”

不用在这个时候做出选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众人纷纷领命,心中松了一口气,各自出了军帐,往营中各处而去。

李荣落在最后,眼神中透着冷笑的看了眼低头沉思的韦贲,方才缓缓踱着步子离去。

待李荣出了大帐。

韦贲这才抬起头,望着空荡荡的大帐。

砰的一声。

韦贲愤怒的将手边的茶杯砸在了地上。

只是到了最后,却还是化为一声悠长悠长的叹息。

良久之后。

韦贲蹭的站起身,快步走出大帐,到了外头从晋王府方向传来的厮杀声便立马涌入耳中。

韦贲抬头看向王府方向,目光不断的闪烁着。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腰间刀柄,呼吸也在不断的加重。

“来人!为本将牵马!”

终于,韦贲做出了一个决定,对帐外的亲兵下令。

战马很快就被牵来。

韦贲翻身上马,看向几名亲兵:“本将要去讨伐反贼,尔等若要跟随,可自去牵马。”

言毕,韦贲终于抽出腰间佩刀,以刀身重重的拍在了马身上。

战马嘶鸣,立马撒开腿的奔跑着。

只是马背上的韦贲,却不曾控马出营,而是在营中奔袭了起来。

马蹄阵阵,引得满营瞩目。

韦贲面不改色,坐于马背之上,手中挥舞着长刀,面目狰狞,状若疯狂,却是在不断的高声嘶吼着。

“太孙有难,王府危矣,此乃我等报效国家之际,尔等随本将提刀上马,出营杀贼!”

韦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呼喊着。

声音传入了营中所有人的耳中。

不多时,他的亲兵也骑着马追赶了过来。

于是,众人一同呼喊了起来。

“提刀上马!出营杀贼!”

“提刀上马!出营杀贼!”

“提刀上马!出营杀贼!”

“……”

如此数遍,韦贲已经带着亲兵在营中奔袭了好几圈。

终于。

营中将士们被感染了。

那李同知望着不断在营中奔袭嘶吼的韦贲,一时间面红耳赤。

“为本将牵马!与本将追随韦将军出营杀贼!”

言毕,李同知业已上马,追向仍在营中纵马嘶吼的韦贲。

顷刻间无数人被带动了起来。

眨眼之间,太原城守备卫所大营彻底炸开了锅,无数人追随着都指挥佥事韦贲身后,不断的高声嘶吼着。

“杀贼!”

“杀贼!”

“杀贼!”

驾马在营中奔跑着的韦贲,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的身后有了越来越多的人。

那是军中的一名名将领,纷纷驾马追随着他。

更多的将士们,则是取了兵器,开始往营中辕门下的校场集合而去。

韦贲困守太原城多年,终于在这一刻重新感受到了昔年镇守边关时,才有的军中豪情。

国难之时,匹夫不畏死!

韦贲与一众追随者最后一次绕着军营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辕门后。

出此门,便要镇压城中叛乱,而他们却未收到任何军令亦或行文。

不出。

志难全!

韦贲双眼涨红,回头看向已经灯火通明的大营里,那一张张清晰的脸颊。

他再次高举长刀,怒声嘶吼:“出营!杀贼!”

“杀!”

“杀!”

“杀!”

回应韦贲的是满营将士齐声喊杀。

辕门轰的一下洞开,数不尽的太原城守备卫所官兵,跟随在韦贲等军中将领身后,冲出了大营,向着晋王府方向杀过去,镇压城中叛乱。

大营内。

李荣双手兜在一起,站在辕门下,目光幽幽的望着远去的大军,眼底泛着杀气。

太原城里。

自守备卫所大营通往晋王府的大街上。

山西道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韦贲一马当先,亲领军马奔赴晋王府平定叛乱。

整条街上,大军整齐,阵列严密。

虽然韦贲在山西都司衙门不受待见,但他身为都指挥佥事,身负操练山西道所有卫所之责,太原城内守备卫所将士,过往皆是在他手下操练的。

大军开进,沉默如铁,无一人开口言语。

当可以直接看到晋王府的时候,已经有马军营的将领下令,带着马军营将士赶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长枪压下。

远方晋王府的硝烟和无数不在燃烧的烽火,让韦贲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冲向晋王府的贼子。

反贼们已经冲进王府了。

韦贲的神色不由更加凝重了一些。

正当他要下令加速奔赴战场的时候。

从斜拉里的巷子中,却是忽的冲出来一支军马,拦在了队伍的前面。

这个时候的太原城到处都是乱贼和兵马,谁也分不清对方是谁。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双方便立马拔刀相向,全身戒备了起来。

“尔等何人?”

马军营将领在队伍的最前面,抢先开口。

从巷道里冲出来的兵马则是目光冰冷的望着这一支明显是冲向晋王府的队伍,心中亦是压力万分。

只是见这些人都是身穿明军甲胃,有军阵严明,不太像是反贼,又或是投了贼人的。

这才小心的自报家门:“北巡行在大营,第四千户所第一、第二百户队!奉皇太孙之命,前往太原城守备卫所大营节制诸军。尔等是何身份,意欲何为,报上名来。”

是北巡行在大营的兵马!

马军营将领眼神一个闪烁。

后面的韦贲也已经闻声驱马赶了上来。

“你们是行在大营的人?”

韦贲望着眼前这些兵马,有些疑惑。

今日皇太孙虽说是带了人手进城,可现在也都是在晋王府里,这城中又如何会有行在大营的兵马。

带着人正要赶往太原城守备卫所大营的第一百户队百户官与第二百户队百户官对视一眼。

第一百户队百户官上前抬头,眼中带着一丝轻蔑:“区区太原城,安能挡我明军前锋?”

马背上的韦贲闻听此等毫不客气的言语,却是毫无怒意,反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诸位也不必往大营去了,本将乃是山西道都指挥佥事,正领军前往晋王府,平定叛乱,诸位可要同往?”

韦贲属于是自报家门跟脚。

百户官有些迟疑,望着韦贲身后那数千兵马,终还是点了点头:“佥事前行,我等压阵。”

这是谨慎之言。

韦贲自是理解,点了点头,便冲着前头的马军营将领喊话:“全军继续赶路!加快速度,往晋王府平叛杀贼!”

既然这些行在大营的兵马都能从城外进到城里,很显然皇太孙是早就有了准备,也早就预料到了太原城会有今夜这等叛乱局面。

韦贲那一直悬着的心也不由落了下来。

对晋王府里此刻的局面,也稍稍安心了不少。

想来王府里,皇太孙等人的局势或许危险,但应当也能支撑到自己带着人赶过去。

只是韦贲不知道的是。

他的命运齿轮,也将在这一刻,在他今夜做出领军出营平叛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生了改变,开始向着另一个方向转动了起来。

………………

☞月票☜☞推荐票☜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明末风暴我的绝美老婆不科学御兽人道大圣盖世人王最强战神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民国败类资本大唐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飞扬年代:从采购员开始我在忍界拉刀光我在凡人摸鱼修仙西游:我有一座拍卖场全球映射:开局斩杀地狱战神全球灾变:蛙崽连夜为我偷避难所荒岛:开局捡到双胞胎姐妹万古最强剑修我能盘点历史人物真千金被挖灵根后,哥哥们吐血倒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