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84 擒拿蚕魔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金丹既成,玄音剑诀威力暴增,戚泽随手一剑,觑破对手剑光破绽,将之破去。本该再发一剑,将其斩杀,但此来玉家非是树敌,也就任其逃脱。

那金丹散修逃命,余下众高手微微有些迟疑,便有一位玉家嫡系出身的炼罡修士喝道:“怕甚么!我等齐上,乱刀分尸!”率领众人鼓勇杀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戚泽毫不在意,伸手一拍,便有一十二道剑光飞起,各自闪耀不同光华,正是玄音剑诀之中十二律音色所生,各有不同玄妙。之前戚泽功力不足,剑术不纯,成就金丹之后,终于能将十二律剑光一口气凝聚出来,用以对敌。

十二律剑光光色依次变澹,犹如音律三分损益不断变化,十二道剑光围绕戚泽一旋,复又尽数激射而出!只听“哎幼!”“啊!”惨叫之声连连,漫天剑光之下,玉家一应高手尽数被打落尘埃!

幸好戚泽不存杀心,不然这一剑过去,便可将玉家有名有姓的高手尽数斩杀!

戚泽提声喝道:“五行宗掌教弟子戚泽,前来降服天魔,玉家上下不可妄动,否则格杀勿论!”其声滚滚如雷,传遍玉家。

玉家家主与一众长老正自凝眉怒目,闻听此言,尽皆失色。一个长老叫道:“竟是五行宗掌教弟子前来?”

另一长老道:“只怕是诓骗我等,未必是真!”

第三个长老道:“那厮说降服天魔,岂不笑话,我玉家哪有天魔!”

玉家家主乃是玉摩勒生父,忽然想起玉摩勒自从纯阳剑派回来,种种诡异行迹,心头一突,忖道:“莫不是玉摩勒?”

戚泽喝罢,根本不理其他玉家高手,直接晃身来至玉摩勒修行的密室上空,喝道:“不死蚕魔,给我滚出来!”

自将元身炼成化身,周身内外尽是玄音剑诀修为,戚泽行事又复变得激昂果决,毫不拖泥带水,喝一声:“罗海!”

罗海和尚得令,立刻催动佛法神通,佛光向内中聚敛而来,无孔不入,一寸一寸的搜索虚空,要将不死蚕魔逼了出来。

密室之中,玉摩勒突然惊醒,他的心智早被魔头操控,目露疯狂之色,将身一窜,已然飞上半空,大叫道:“五行宗又怎样!五行宗就能欺压良善么?爹!诸位长老,孩儿今日以死明志!”全身真气暴走,竟要舍身自杀!

戚泽目光冰冷,有罗海这位法相级数在,哪里容得玉摩勒闹幺蛾子?果然罗海和尚略一运力,玉摩勒本已躁动的真气立时平息,接着双眼翻白,自空中跌落!

玉家之人吓了一跳,立有两位高手抢出,将玉摩勒接住,免得其摔得吐血受伤。

玉家之人群情激奋,尤其早被天魔魔念魔染之人,更是双目血红,就要冲上来与戚泽拼命。

罗海忽然冷哼一声,道:“寻到了!”佛光一卷之下,一头域外天魔已从虚空之中被生生扯了出来。那魔头形似蚕虫,却生的狰狞无比,通体漆黑,腹皮柔软,却有无数黑毛倒刺,背插数十双羽翼,有毛翅、羽翅、骨翅等等,并无双目,头部只有一张口器,张口可见内中无数利齿,环轮如刀,正是不死蚕魔!

那魔头也是郁闷,本就元气大伤,罗海更是法相级数,根本抵挡不得,终于被其揪了出来。

那魔头挣扎之间,魔躯残破,只在虚实之间转化,却始终脱不开佛光束缚。对付域外天魔,佛门神通可比道门法术更为精妙,佛光漫卷,就要将之收入。

不死蚕魔没了法子,只好狠命催动魔念,其下玉家之人登时失了神志,鼓噪杀来。

戚泽冷哼一声,十二道剑光一圈一展之间,已将当先飞来的数人生生拍断了四肢,跌落尘埃。道门正宗的金丹真人出手,玉家就算是千年世家,也根本无可抵抗。

众人见戚泽如此凶威,原本混乱的意识多了几分清明,但终究有人入魔已深,悍不畏死,舍身扑来,就要自爆真气。

戚泽以五行宗弟子身份而来,自是不便动用佛法,罗海和尚见闹得不成样,用手一指,分出一道佛光,罩定数人,佛光有驱魔破邪之效,那些人果觉脑中一清,种种魔念自然消散,种种戾气亦已无踪。

罗海和尚修为高深,见玉家上下只怕都被天魔魔染,只是程度不同,便再运使佛光,同时现了一尊金刚法相,玉家上空一尊威严佛门金刚法相现出,佛光普照,灭去一切魔念魔意。

佛光所到之处,便有无形魔意化为飞灰,玉家上下这才恢复了清明,连入魔最深的玉摩勒都恢复了清醒,竟浑然不知自家曾被魔染。

戚泽喝道:“这位乃是大菩提寺罗海大师,以佛法神通将诸位心头魔意化去,如今诸位可相信戚某之言了罢?”

玉家家主挺身而出,拱手拜道:“戚真人与罗海大师神通盖世,玉家怎敢不信?玉某阖家老小都要谢过两位救拔之恩!还请两位受我等一拜!”当先拜了下去,玉家其他人亦是跪倒一片。

戚泽道:“我不耐这些俗礼,既然魔头成擒,就此告辞!”

玉家家主叫道:“两位何不在玉家盘桓几日,我等也要略表寸心!”

戚泽道:“不必!”

罗海和尚略一用力,已将那不死蚕魔收入佛光之中,接着带了戚泽飞走无踪。

二人一去,玉家这才一片大哗,有那耆老喝道:“家中竟有天魔盘踞,若非五行宗与大菩提寺高手搭救,千年世家就要毁于一旦!此事家主须得给我等一个交代!”

玉家家主头痛之极,那域外天魔摆明是玉摩勒招引进来,自是难辞其咎。玉摩勒心神恍忽,附身魔意虽解,但已元气大伤,精元亏损,提不起精神。

玉家众人闹闹哄哄返回祖祠大堂之中,各自分辨叫嚷,不提。

戚泽与罗海离开玉家,却不回虞城,而是飞往太罗山中,不过半日已然抵达,落在当日圣母教所设法坛废墟之上,罗海和尚用手指往四面一点,便有佛光如水如幕,布下一层禁制。

戚泽道:“且将那魔头放出!”

罗海伸手一抓,自佛光中将那不死蚕魔抓了出来,其身外一圈圈佛光闪动,甚么魔性魔意尽数冰封。

那不死蚕魔兀自还能以魔念透出意念,说道:“本座落在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居然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实则天魔落在和尚手中,不是被度化就是被超度,下场决然不妙。

戚泽笑道:“你放心,这位和尚不会出手,便由我来将你降伏。”

不死蚕魔魔念抖了抖,讥笑道:“就凭你一个区区金丹,就想降伏本座?简直痴心妄想!”

戚泽笑道:“给你看一样好东西!”眉心之中飞出一座九层浮屠,浮屠之上真如佛性闪动光华,手持一卷图画,走将下来。

不死蚕魔一见戚泽六识法身显形,便知不妙,惊叫道:“你怎的还有一具分身!”

戚泽法身道:“此乃佛门法身,说了你也不懂,你来瞧瞧这是甚么!”将手中五十阴魔图一抖,图卷展开。

不死蚕魔魔念一扫,见了那卷宝图,不知怎的,魔心之中竟而生出畏惧之意。域外天魔为他化之道而生,冰冷无情,贪嗔痴三毒炽盛,绝少有喜怒哀乐之意,但宝图竟能令其生念至此,绝非善类。

不死蚕魔立刻死命挣扎起来,下意识想要远离那卷宝图,无奈魔躯被佛光死死禁制,佛门神通克制之下,连由实化虚的天魔神通都施展不出,魔念转动也极为困难,就见那少年秃驴满面笑容走来,落在不死蚕魔眼中,简直比域外天魔主还要可怖。

戚泽法身道:“此宝在我手中多年,从未开光,今日便借你发个利市罢!”将五十阴魔图一抖,将那不死蚕魔收了进去!

罗海好奇道:“戚师这件宝物有何玄妙之处?”

戚泽道:“我只知其能囚禁天魔,出自那烂陀寺,至于其他用处还不知晓,因此用那不死蚕魔做个试探!”真如佛性亦是钻入宝图之中。

那五十阴魔图被戚泽收集了四块残片,已颇见规模,此时一旦祭起,在第六层小无相禅功催动之下,便演化为一处洞天世界!

真如佛性入内,已知用小无相禅功催动此宝甚是对路,果然是那烂陀寺一脉法统所出,立身之处,乃是一处空间,内中氤氲茫茫,混流不定,一片阴暗,颇有天地未开,乾坤如鸡子之感。

戚泽的真如佛性微微感应,忽然福至心灵,伸手一招,又有两道宝光飞入图中,落在掌中,正是古灯檠与九层浮屠。

九层浮屠倒也罢了,那古灯檠一旦入得宝图,立有无穷佛火金焰升腾而起,那五十阴魔图之中亦有玄妙季动,似是相互呼应。

戚泽忖道:“此宝果然与古灯檠有些联系,说不定当年这卷宝图也曾在那烂陀寺住持方丈手中!”

那佛火金焰升起,宛如一面火墙,火光佛光映射极远,但无炙烤之意,反而温润和暖,令人心神迷醉,生发般若。只听噼里啪啦之间,点点佛火化为朵朵灯花,自上而下飞落,当真是火墙金花,宛如飞瀑垂流,络绎不绝。

那佛火灯花溅射而出,却不再飞回心灯之上,而是受了图中力量感召,往阴暗深处飞去。点点佛光、朵朵灯花,所过之处,照破氤氲迷雾,驱散阴暗,将图中世界化为一方无量光明佛土!

有佛火金焰加持,五十阴魔图中世界越发充实坚固,过得良久,再无佛火金焰自心灯之上飞去,戚泽已知图中世界已然尽数被佛火点亮。

这才用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感应图中世界,只觉其中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六合不定,八荒迷蒙,但却能依随心意改变,挪移虚空、颠倒无量,当真玄妙的紧。

此图自入戚泽之手,还未从头祭炼过,方才便趁着佛火点亮图中世界之时,用六识法力草草祭炼了一遍。五十阴魔图虽是残缺,同样祭炼起来也容易的多,若是完整的宝图在此,只怕是生就元灵的法宝之类,绝非戚泽现今境界所能染指。

将宝图炼过之后,戚泽已能初步动用其部分威能,终于也对宝图妙用有所了解。原来此图的确是当年那烂陀寺炼制出来,镇压天魔之用。

图中自生世界,将天魔收入其中,自有佛法神通将之度化,成为佛门护法之神。佛法无边,能将天魔魔气魔意转化为佛门法力,囚禁度化的天魔越多,此图威力越大。

戚泽并不知此图当年分裂成了多少残片,但手中这一块宝图所生世界,当可容纳许多天魔,将之度化为佛门护法神明,甚至戚泽若能证就阿罗汉,将此图再加祭炼,足可度化天魔主级数的天魔,只要假以时日,图中收容的天魔主越多,一旦放出,便是一只无上军队,足可推平一切!

此图简直便是群殴群架的首选,也不知当年那烂陀寺中的和尚高僧们是否也为此事,才炼制了此宝。但此宝现下残缺的太过厉害,戚泽也只能稍加想象罢了。

佛门法宝与道门法宝不同,只要缘法合对,稍加祭炼,便有许多妙用,戚泽草草炼化了一遍,已能动用此图五六分威能,心念一动,不死蚕魔已然现身图中世界。

那天魔口器狰狞,獠牙错乱,还要拼死挣扎,见得四周佛光炽热,宛如无上佛国、光明世界,更是慌乱,叫道:“你休想炮制本座!”

戚泽真如佛性说道:“兀那天魔,可愿降伏?”

不死蚕魔喝道:“休想!”天魔与佛法道路根本相悖,便如佛门修士受了魔染,便要失去一声功果,堕落魔道,受魔头驱遣,若是天魔受佛法度化,亦要背离天魔大道,其中之煎熬痛苦太过折磨,且那魔头降伏之后,受佛法熏陶,魔性逆转,再非本我,只是一具听命佛门的躯壳罢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资本大唐武炼巅峰网游之纵横天下权力巅峰我的绝美老婆超级兵王沧元图明末风暴诡秘之主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相关推荐:婚姻的温度情变:脱轨婚姻惊!三个室友都是我前男友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致命婚姻之毒爱残妻小救赎以爱的名义救赎你因为怕死,所以成为了最强掉马后我成了宠妃篮坛脆脆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