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恢复庙号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朱允炆认为朱瞻墡想要奎的资料,并非想要将奎拔出,而是想要利用奎在大明的暗桩为他所用。

在他们的想法中,朱瞻墡肯定是想要争皇位的,毕竟皇位谁不想要呢。

拥有奎的暗桩,又是锦衣卫指挥使,朱瞻墡所掌握的信息将会涵盖极广,而且其中有很多的隐秘信息,他大可以用这些隐秘信息加上两边的暗桩来监视,操控很多的朝堂官员倒向自己这一边。

朱允炆当过皇帝,他那时候虽然锦衣卫没有被重用,但是朱元章时代遗留下来的锦衣卫中就藏着很多的隐秘信息,很多都是可以一次性绊倒某位位高权重的大臣的,等到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用,现在的锦衣卫比之之前尤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知道我是怎么培养这些群奎的探子吗?”

“我见过许多……”

“但我们的不同。”朱允炆似乎没听到朱瞻墡的话,自顾自的说:“奎的探子,都是从小开始培养,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些是探子到了当地培养了探子。”

朱允炆看了一眼朱瞻墡说:“比如之前你养在外头的那个歌女,李显予。”

他不知道朱瞻墡已经知道李显予是探子的事情,现在故意说出来,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得意和炫耀的意思。

朱瞻墡眼神中带着怒意,脸上却平静一些,这两年他的演技渐长。

“是吗?一个玩物罢了,还劳烦那么费心吗?”

“她可是我最出色的探子之一,虽然失联了许久,但是带回了我最想要的消息,你的蒸汽机,现在东瀛已经有独立制造蒸汽机的能力。”

朱瞻墡接过话:“但是没用啊,我已经和足利义持将军合作了,本就让东瀛拥有了蒸汽机,你的努力到头来什么都算不上。”

朱允炆依旧似乎没有将朱瞻墡的话放在心上,自顾自的说:“她跟你说她是朝鲜公主吗?”

“她才不是朝鲜公主呢,那是去大明的时候为她想的一套说辞,她也不是女真的公主,那是我们从小骗她的,她也不是瓦剌鞑靼之类什么地方的公主,她就是一个东瀛艺伎不知道怀了哪个恩客生下来的女孩子,在奎里面我会想一套说辞来教她,为她设定背景,但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没有一句是真的,只是让她们去相信而已。”

朱瞻墡眼神微微眯着,他没明白朱允炆说这些是为什么,而且看他的状态好像也不正常,听不进去自己说的话,一直在自说自话,似乎有些问题。

不知道他是演的还是真的有点精神问题。

“李显予只是个普通的探子而已,我最得意的是我有一个探子在大明做教书的先生,他找到了一个孩子,本地的孩子,没爹的小孩,告诉他一个故事,说他是我的某位被诛九族的大臣的孙子,不断的给其灌输这个故事,到最后孩子信了。”

“我的大臣,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很详细,给那孩子灌输的也很详细,他发愤图强,竟然中了科举,大明朝查不出任何的东西来,他的背景干净的很,就是一个寒门贵子,但是他自己坚信,他的祖上是被朱棣诛九族的,所以他给我们传回了很多的有用的消息,就包含了不少蒸汽机的图纸,就算没有李显予的信息,我们也快要制成蒸汽机了。”

此言一出,朱瞻墡背嵴有些发凉,这等手段,确实让他有些不安。

大明朝录用人才,都是要考察背景的,那些祖上有桉犯,或者自己有罪行的都难以被录用。

但是按照朱允炆的说法,他的探子培养出来的第二代探子,等于是被PUA完全洗脑了,这些人你查背景完全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因为他本身就是清清白白,只是他相信了朱允炆给他编造的故事,就被洗脑了,这样的探子才是最危险的,除非自己露出马脚,不然真的难以探查出来。

“是谁?”朱瞻墡沉下声来,这样的人被安插在大明,确实非常的危险。

“你猜。”朱允炆哈哈大笑了起来。

因为笑声过大,门外的黑蛇姬一把拉开了门,开门的瞬间刀已经出鞘了。

但是屋内却是朱瞻墡和朱允炆无事一般的坐着。

听到动静不远处的足利义持满带欣喜跑了过来,本以为是朱瞻墡动手了,但是看到朱允炆还活着,足利义持显然有些小失落。

朱瞻墡趁着这机会先退出了房间,单独拉着足利义持问道:“足利将军,你们这位后小松天皇是不是,脑袋有点……”朱瞻墡指着脑袋,意思是朱允炆精神有点问题。

足利义持倒也没有隐瞒:“当年父亲将之带回东瀛的时候,偶尔的他就会有些疯疯癫癫,一开始父亲怀疑他是装的,但是后来时间久了觉得应该是真的,许是打击太大了吧,偶尔会出现不太正常的情况,后来跟着佛家大师华叟宗昙之后情况好了一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创立的奎组织。”

足利义持的话证实了朱瞻墡觉得朱允炆脑袋有问题的猜测,这件事情上足利义持没有必要骗朱瞻墡,他只是有些期待朱瞻墡能够早点杀了朱允炆,但是朱瞻墡就是不杀。

但是他又不好催促,总不能直接问你咋还没杀他呢,咋还不动手呢。

旁敲侧击的问:“你们聊得怎么样?”

“相谈甚欢。”

朱瞻墡在足利义持的惊讶之下回到了房间内,关上了门,足利义持呆呆的看着朱瞻墡的背影,他觉得朱瞻墡似乎不想杀朱允炆了,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足利义持想不明白。

屋内,朱瞻墡心平气和的坐了下来,等到朱允炆不再笑了,冷静下来之后,朱瞻墡才开口:“现在清醒一些了吗?”

“清醒?何为清醒?人生一场大梦,醒则醒矣,梦则梦矣,何妨?”

“怎么东瀛几十年还学着文绉绉的咬文嚼字了。”朱瞻墡嘲笑了一声。

朱允炆清醒了许多,而后说:“方才失态了,还望见谅。”他一直在尽可能的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和儒雅,这是他所在乎的体面。

朱瞻墡敲了敲桌子说:“奎在东瀛有暗桩吗?”

朱允炆抬眼瞧着朱瞻墡:“我为何要告诉你。”

“利益交换,我会对大明瞒下你的存在,但是你得帮我一件事。”

听到朱瞻墡说会瞒下他的存在,朱允炆狞笑了起来,表情变得三分狰狞七分得意,如同一只阴险的老鼠躲在墙角窃窃发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想要那位置的是吧,你想要的吧。”朱允炆瞪大了眼睛,用手指指着朱瞻墡。

“是啊,谁不想要呢,那可是皇帝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一定想要的。”

朱允炆认为朱瞻墡想要瞒下他的存在,甚至想要合作,肯定是为了皇位,毕竟他离皇位那么近,千百年来的争斗大部分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他认为朱瞻墡也一样。

而朱瞻墡也希望他这样认为。

所有人基本上也都会这样认为,毕竟朱瞻墡距离那个位置太近了,而他的实力又太强大了。

若是朱棣驾崩,不出意外朱高炽继位,那其实朱瞻墡距离那九五之尊的位置的距离,仅仅只有朱瞻基和朱瞻墉的命而已了。

远吗?不远吧。

朱瞻墡此时并未否认,而是说:“成交吗?”

“成交!

”朱允炆斩钉截铁的说。

朱棣一家内斗,他自然乐意去看,这样互相利用的筹码,他也习惯了。

“我会将你的所有信息都隐瞒下来,但是与此同时知晓你存在的人,大部分也都得抹除,奎组织中多少人知道你的存在?”

“组织里面只有华叟宗昙一人,足利义满是一位枭雄,确实有雄才伟略,平定南北朝之乱,掌控东瀛,他的儿子远不如他,对于我的事情他也非常小心,生怕走漏了消息让大明知晓,引发战乱,所以足利义持也是在足利义满临终前才知道我消息的。”朱允炆对于足利义满评价颇高,对足利义持评价一般。

华叟宗昙,足利义持,称光忝皇,日野光太郎,丹阳和尚,这些是目前已知的知晓朱允炆身份的人。

人数越少,处理起来越是简单。

“你和你儿子的关系怎么样?”

朱允炆眼神中带着疑惑和阴狠:“什么儿子?”

“称光忝皇。”

“他知道我的身份,这是一个没用的东瀛人,怯懦,弱小,犹豫不决,没有主心骨,成不了大事,便是足利义持这样远不如他父亲的将军,也能将这位忝皇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朱瞻墡呼出一口气:“称光忝皇请我杀足利义持。”

“哈哈,他凭什么?”

“他告诉了我你的消息,想要以此为条件和要挟。”

朱允炆不屑的冷笑着:“幼稚,笨蛋。”他似乎又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以前的自己好像也是这样的,满怀的雄心壮志,但是在自己的四叔面前,或许他也觉自己就是幼稚蠢笨的侄子吧。

朱瞻墡瞧着朱允炆的精神状态似乎又有一些变化,笑意变得迷离,眼神恍忽。

“我答应他了。”朱瞻墡的回答出乎了朱允炆的预料。

“你别骗我了,你怎么会答应他呢,那样的人你看不上的。”

“但,那样的人才好控制。”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不怕被足利义持监听吗?”

“又不是小说,还能真有忍者能够藏在阴影中不成?”朱瞻墡嘲笑了一句,在东瀛这些时日,朱瞻墡见过所谓的忍者了,说白了就是经过训练身手较好的杀手差不多。

这样的的锦衣卫多的事,他看过锦衣卫的信息,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监听到信息,什么情况下不行。

“你,真的答应了,称光忝皇的请求?”

朱瞻墡点了点头。

“那你和足利义持走的这么近?足利义持还带你来见我。”

“他又不知道。”

朱瞻墡的回答让朱允炆难以反驳。

答应了称光忝皇杀足利义持,答应了足利义持推翻忝皇,现在朱瞻墡还要答应朱允炆将他的存在隐瞒住,不杀他。

朱瞻墡到底想要做什么,朱允炆看不懂,想不通。

“你在东瀛有没有称光忝皇和足利义持不知道的暗桩探子。”朱瞻墡继续了方才的问题。

毫无疑问的朱允炆这次点了点头:“有,你想做什么?”

“帮我杀了足利义持和称光忝皇。”

朱允炆不敢置信的看着朱瞻墡:“原来你不是想要和他们任何一方的合作,而是想要他们都死啊,真是个奸险的小子,不愧是四叔的孙子,够阴险,够凶狠。”

“这两人都知道你的存在,又是东瀛的领导人,杀了他们才能保证安全,我不打算改变东瀛的形势,把持住新的忝皇和将军就好了,而我的朱日和财团给我一年的时间就够了,一定可以让东瀛的贵族们都潜移默化的导向财团。”

“你如此有信心?”

“这可不是凭空而来的信心,我在南洋都是这样做的,有把握。”

朱允炆笑着说:“杀死足利义持和称光忝皇何等的困难,你一句话我就得给你去做?别忘了咱们之间可是深仇大恨。”

“深仇大恨是你和我爷爷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小辈,既没参与也没攻陷,我生下来的时候便已经如此了。”

“你是四叔的孙子,深仇大恨也得算到你的头上。”朱允炆此时说这样的话朱瞻墡明白他在等自己的条件。

朱瞻墡意味深长的说:“配合我,杀掉称光忝皇和足利义持,我朱瞻墡对天起誓,将庇佑你,将保护你一生。”

“我孑然一身,这条命有什么用呢?我就是一个丧家犬,过街老鼠,我得藏着,躲着,在漆黑腥臭的地方苟活着,我这辈子没有希望了,我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差别。”说话间朱允炆摊开双手:“不如杀了我吧,死在四叔的孙子手上,我这命也得算到四叔头上,我要下去和皇爷爷说说我的好四叔。”

这般模样,这般心境之人,生死早已无关了,之前朱瞻墡掐着他脖子,想要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反抗过。

少年双目深沉,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说:“我朱瞻墡对天起誓,有朝一日,将朱允炆恢复宗族,恢复朱标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朱允炆为闵惠皇帝,庙号惠宗。”

朱允炆双目瞪圆看着朱瞻墡,朱瞻墡给出他永远想不到,但是也永远无法拒绝的条件,朱瞻墡将朱标也带了进去,不为自己想,难道不为自己的父亲想想吗?

小书亭app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微微一笑很倾城我的绝美老婆民国败类明末风暴超级兵王权力巅峰逆天邪神沧元图武炼巅峰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相关推荐:梦幻穿越之成神这世界有毒[剑三]持剑持剑临天大唐称王我有空间千顷田忍界的生活系玩家超级魂宠师斗罗:绝世之光谍战从特工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