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开始的计划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走出画中,林千来到外面的鬼邮局,走下一条直通一楼的楼梯,这是他成为管理员后弄出来的,邮局内的鬼已经被他吃光了。

所有信使也被他踢出了邮局,不仅仅是如此,他还弄了一条直接到达五楼的楼梯,等他下次过来,最多送三封信就可以成为管理员。

当然这个楼梯只有他能走,其余的人要是走上去,死只是一个字而已。

朝着一楼大厅走去,如果不是时间太急,他可能会直接选择去送那三封信,当然也可以撕毁信件,但最多撕毁一封,毕竟一下子撕毁三封红信会出现大问题的。

林千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朝着从下面走来的女尸,或者说是田晓月,眼神微微闪烁起来。

与她擦肩而过,林千继续朝着一楼走去,这女人身上的灵异正在不断的产生碰撞,如果她成功压制另一股灵异,那她就有可能恢复意识。

要是失败了,呵呵,失败了就失败了,反正她还是邮局的管理员,死不了,大不了灵异继续碰撞。

没有太过于在意田晓月,她的存在算是一件好事,一只恐怖程度不低的厉鬼游荡在鬼邮局之内,可以让很多进入这里的普通人无法上到三楼,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打工鬼。

走出邮局,这次是在大汉市,因为成为了管理员又失去了管理员的缘由,他只能出现在这里。

站在烂尾楼面前,林千点燃一根烟,抬头望去,吐出一口烟雾,天空之上繁星尽显,明月隐于薄云之中,仅露出半轮。

不过等风带着云朵出去散步之后,皎洁月光就会完全显露。

林千静静的望着,沉默不语,一口一口的吸着烟。

其实张羡光的计划是对的,利用鬼画,鬼树,以及何月莲,他们是完全可以将所有厉鬼出现的源头给覆盖在内的。

鬼画的鬼域无限大,理论上就是如此。

可惜他们忽略了诡新娘,如果在新娘没有得到绣花鞋的时候,他们这个计划将会是天衣无缝,成功的几率在九成八左右。

九成八的成功率,可以说的上十拿九稳了,一旦做成,他们可以说的上是这个世界的英雄了,比那个想着成为厉鬼,从而拯救世界的冯全要名正言顺的多。

可惜绣花鞋是张羡光亲自送到诡新娘的面前的,他那谋划了几十年的计划就这样被他亲手弄出一个大坑。

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呵呵,这货居然想着让我去直面新娘,想死想疯了,我要是被新娘牵手,诡新娘顷刻之间补齐所有拼图,我还没有下婚书,如何可以行嫁娶之礼?”

“真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林千呵呵的笑了起来,仪轨不能错,错了就是死,他还不想死,他不是圣人……

将烟头熄灭,林千消失在了原地,夜色中如同划过一道流星,一闪而逝。

回大江市,先处理一下夏含心的厉鬼复苏,这女人还有点用处,还要去一趟裁缝铺,找方老爷子要一只黑色布袋。

放在鬼画里面的灵异物品得拿出来,在驾驭鬼画的时候,这些东西不能在画里,容易出现问题。

顺便问问大江市鬼市的情况,沾染灵异的普通人有多少,这些人都是吸引厉鬼的罪魁祸首。

总部那边先不让他们掺和鬼邮局的事情,小月没有复活,让他们接管鬼邮局有些不靠谱。

倒不是不相信王小明,只是这货对这些的研究心里太严重了,在没有把小月复活之前还是不让王小明嚯嚯鬼邮局了。

事情倒不是太多,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可以处理好。

阴暗的天空下,一座老旧的刺青馆内摇曳着灯光,在这座破败的小城中显得格外突兀。

馆内,张羡光脸色极其难看,聂英平和陈桥羊以及几个不认识的人,他们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我的本体出问题了,鬼邮局的联系消失了。”

“能猜到是个什么情况吗?本体是否死了?”

聂英平阴沉着脸,在摇曳的烛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猜到了,是那个后生干的,他应该是成为了管理员,不然哪怕我的本体被他拆了,我与鬼邮局的联系也不会直接消失。”

张羡光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投向了站在不远处的何月莲。

被张羡光注视,何月莲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开始后退,脸色有些惨白。

张羡光从她身上收回视线,眉眼低帘,沉声开口说道:

“正式开始计划,我和刘薪,周运去拖延那个后生。”

“聂英平你带着何月莲和东西去目的地布置仪式,你那边一开始我这边立刻开始袭击。”

说到这里,张羡光抬头望着陈桥羊:

“你要先跟我走一趟,鬼撞人和鬼出租车需要你控制,你必须将那后生撞入我的位置,只要撞进去就可以,不必奢求撞死他。”

“鬼撞人和鬼出租车还做不到这一点,如果是和公交车一起说不定还有几分希望。”

陈桥羊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嗯,其余几位先去诡新娘的必经之路等着陈桥羊,记住你们的目的是给陈桥羊打下手,当然你们也可以袭击诡新娘。”

“你们这样做也相当于减轻了我这边的压力,毕竟袭击诡新娘就相当于袭击那后生。”

《控卫在此》

“不过你们必须注意,诡新娘现在可不是我们以前遇到的那只穿着嫁衣的干尸了,它现在是本体,不是嫁衣,身上少说已经补齐五六件拼图了。”

“光我知道的就有鬼血,鬼线,绣花鞋,鬼梳,鬼橱。”

“这些还只是我知道的,其余的拼图我不知道新娘有没有在樱京补齐。”

“可就算是这样,诡新娘的恐怖程度就已经不是我可以抵抗的了,所以你们要小心,不要死了。”

其余几位在听到张羡光这番告戒后,心里都充满的警惕之色,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不过都没有说话。

张羡光环视了所有人,声音无比的低沉:

“这次,陈桥羊那边的压力会很重,只要聂英平那边成功将鬼画扯出来,陈桥羊你就必须将诡新娘往我这边吸引。”

“让诡新娘和那后生碰头,我这边会有布置,你的轿子得留给新娘,不然她会瞬间补齐鬼画这个拼图,只要让诡新娘和那后生坐上轿子,新娘就会被鬼轿和林千所限制。”

“虽然不知道会限制多久,但据我估算,够我们完成所有计划,只要我们完成计划,李爷会破例一次,出手关押诡新娘。”

说到这里,张羡光直勾勾的盯着陈桥羊,眼中闪烁一抹红芒:

“陈桥羊,不要掉链子,这次事关重大,我们能不能成都要看你!”

陈桥羊被张羡光的眼神盯着有些难受,脸色有些变化,眼中闪烁不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这边会竭尽全力的,除非我死,不然新娘不会去到聂英平那边,不过你们必须快,我的轿子是新娘的拼图之一,你们不快点的话,我的轿子可能就会瞬间被抢走。”

陈桥羊语气极其严肃,看他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张羡光收敛了凶厉,神情复归平静,点了点头说道:

“我这边会注意,聂英平那边最多不超过一分钟就可以拿到鬼画的源头,只要新娘不出现,他最多三分钟就可以扯出林千身上的鬼画,并且离开。”

“嗯,我这边可以做到,没有问题。”聂英平开口表示没问题。

陈桥羊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时间确定没问题,他就没问题。

活人只见鬼,至死不见牧鬼人,说的就是他。

“好,既然都没问题,那么直接开始吧,计划于明天晚上十点开始,各自准备好所有灵异物品,不要有任何藏私,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张羡光看了几人一眼,提着染血的大刀走出了刺青馆,他的去布置他的位置了,刘薪和周运沉默的跟了上去。

聂英平神情凝重,吹灭蜡烛,扫了眼呆滞的何月莲,没有说话,转头进入了一个房间内,里面是他做成的刺青鬼和布置仪式的东西,以及一套澹红色的嫁衣。

陈桥羊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最终摇了摇头,带着剩余几人转身离去,他得带他们去新娘的必经之路等着,然后在回来找张羡光。

计划开始了,能不能彻底解决灵异复苏,就看这次了。

何月莲呆呆的站在原地,脑中回荡着张羡光他们的对话,心里除了震惊就无有其他了。

这些人都是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为了一个拯救世界的理想,就可以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出来。

“真是一群疯子,一群拯救世界的疯子……”何月莲喃喃自语着。

扶光初上,大江市很祥和,林千从夏含心身上收回了水滴,没有在意神情骇然的夏含心,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晨辉,眼中有些疑惑。

一股不详出现在他心头,一闪而逝,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酝酿,很恐怖的样子。

“是什么?”

林千眉头皱了皱,有些吃不准会出现什么。

“不管是什么,我明天就必须开始准备驾驭鬼画,没人能阻止我。”

林千眼中生寒,他不在乎会出现什么,哪怕是出现了一起S级灵异事件让他去处理,他也断然不会去,哪怕总部给的东西再多。

他的事情远比一起S级灵异事件要重要的多。

“回去适应一下新的厉鬼,一下子驾驭了两只厉鬼并且死机,不适应很正常。”

林千望着夏含心澹澹的开口说道,似乎这种事情只是随身为之罢了,并不值得他太过于上心。

“好,好的,多谢老大!”

夏含心感激的望着林千,心里不激动是假的,一次性驾驭两只厉鬼,加上她本身就驾驭了一只厉鬼。

她现在身上一共就有三只了,而且都死机了,这就代表着她以后遇到灵异事件,活下来的机会就大大的增加了,处理灵异事件起来也游刃有余了许多。

毕竟不用担心厉鬼复苏,她可以最大限度的使用厉鬼的力量。

林千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说实话他还是有些失望的,三只厉鬼相互作为拼图,居然没有出现鬼域,这就有些垃圾了。

夏含心见林老大没有说话,识趣的推门离开了,林老大看不上她很正常,毕竟她属实垃圾了。

没有在意夏含心,林千盯着窗外,眼中闪烁起微芒,似乎要起风了。

看了看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可可,林千有些无奈,这小家伙的睡姿到底是学的谁,怎么那么别致。

小姑娘家家的,睡觉不好看就有些不太好了。

摇了摇头,林千走到沙发旁,抱起可可,一步走出,消失在了原地。

城西,裁缝铺,林千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老大,早啊,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正在缝制一件寿衣的方成始看到是林千走入裁缝铺,顿时有些惊奇。

印象中,林千可不怎么来这里,按照他的说法,这里死气沉沉的,来这里不好放松心情。

“嗯,早,过来有点事,需要借一下你们的黑布袋子用用,用完就还。”

看着方成始手中的寿衣,林千并没有什么想法,这玩意他看不上。

“你要那个啊,这个没什么问题,爷爷还有几个,我去给你拿。”

方成始放下手中的寿衣,用那根漆黑如墨的针将其钉在桌子上,起身朝着屋内走去。

林千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走到另一张桌子旁坐下,安安静静的等着。

“林小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鬼画驾驭完成了?”

突兀之间一个有些苍老的嗓音自裁缝铺外响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走入裁缝铺,是方老爷子。

“还没有,这次过来就是做些准备工作。”

林千接过老人递过来的还魂酒,打开泥封喝了一小口,然后就让被酒香馋醒的开口抱过去了。

对此林千并不在意,重新接过老人递过来的一坛酒,慢饮。

老人坐到了林千的身边,有些疑惑:

“准备工作?做什么准备工作?能说说?”

“嗯,倒不是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就是我往画里装了一些灵异物品,需要将它们弄出来,我怕我在驾驭鬼画的时候,这些灵异物品会给我一个意外。”

“所以我需要一个黑布袋子来装这些东西。”

听到是这样,老人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小子身上的东西肯定不少,不然不会到他这里来。

“这个没什么问题,黑布袋子我这边还有几个,你拿两个去也没什么。”

林千揉了揉可可的脑袋,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了。”

“谢什么谢,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人摆了摆手,并不在意那几个黑布袋子,那玩意虽然不好做,但是又不是不能做,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值钱。

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没什么价值,可能还没有一坛还魂酒值钱。

“对了,说起来我倒是要多谢你才对,要不是你上次送了我们一棵鬼李和鬼桃树,我也不可能免费喝到杜老家伙的酒。”

“呐,你看看这就是我刚刚去杜老家伙铺子里拿的,白拿,不要一分钱,而且他还嫌弃我拿的少了。”

老人提起手中的酒坛,笑呵呵的开口说道,显然对于能白嫖杜老家伙的酒很是得意。

林千只是笑着没有说话,默默的喝着酒,举手之劳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方成始从里屋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两个黑布袋子。

“老大,给这两个灵异空间比较大,应该够你装一些杂物了。”

将黑布袋子接过手中,入手阴寒刺骨,灵异很重,普通人拿了用不了多久就得去见列祖列宗。

看着这做工精细,绣有厉鬼提灯图的小黑布袋子,林千点了点头,东西是好东西,如果不是没有鬼画方便的话,倒是可以带着。

将黑布袋子收起,林千站起身,从画里拿出了七八套戏服,这些都是上次从戏鬼身上扒下来的。

这玩意对他没什么用,吃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还不如给裁缝铺。

“这些戏服,就送你们了,我留着也是占地方,吃也不好吃,穿在身上也无法抵抗太多厉鬼的袭击,属实鸡肋。”

方成始神色复杂的望着林千手中的戏服,当初他就是为了这些戏服才参和鬼戏事件的。

结果衣服没拿着,还差点死了,所以当他在看到这些戏服的时候,神情极其复杂。

老人望着这些戏服,一张老脸上顿时布满笑容,连忙点了点头:

“林小子,你这送的刚刚好,就算你今天不送,有空我也会去找你要的,我这边刚好需要这些戏服来裁一件衣服,刚刚好,刚刚好啊!”

听到老人这番话,林千笑了笑,将衣服递给了老人,成人之美不过如此。

“那我就先走了,我这边事情比较多,有些忙,对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大江市就劳烦老爷子了。”

“好,没问题,你尽管去,有我在出不了纰漏。”

老人伸手接过戏服,一股阴寒自老人身上浮现,瞬间压制住了原本开始剧烈颤动的戏服。

这玩意很凶,别看它在林千手上安安静静的,就跟一件衣服一样,但如果被普通人拿了,瞬间就是一只戏鬼诞生。

这就是戏服和戏鬼的由来,厉鬼从来不讲道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权力巅峰诡秘之主超级兵王沧元图民国败类穿成大佬的小仙女逆天邪神资本大唐我的绝美老婆明末风暴
相关推荐:大秦:我靠读书入圣,开局召唤大雪龙骑!穿成恶毒后娘,我靠养崽续命幸存者战场神魔战场中的幸存者异域战场:我能开启双天赋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我以凡武横推邪灵世界我完成遗愿就变强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模拟器:开局天赋软饭硬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