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撕裂空间之战!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太清境!”

道玄和万剑一暗暗吃了一惊。

或许在场的其他人还看不出陆渊现在的境界,但作为接触到和进入到这个境界的他们,又怎能看不出陆渊如今举手投足间展现出的法力波动是什么境界呢?

当然。

除了他们,焚香谷的云易岚和九尾天狐小白也能看出来陆渊眼下的境界,只不过都没说出来而已。

但让这些三阶修仙者看不懂的,还不是陆渊几连跳的境界与修为,而是刚刚那一抬手间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无声无息。

不可捉摸。

虽然对于击杀一群二阶修仙者,道玄举手投足间就能很轻松的做到,但像陆渊这种无声无息的做法,还是让道玄感到了几分危机感。

这是个突袭的神技。

道玄不知道这种力量是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他先行定义一下。

像这种无声无息的法术,即兼顾了三阶的杀伤力和隐蔽性,还能做到毫无前提的瞬发,万一陆渊跟他交手时突然来一招,他甚至连防备的心思都不会有。

不过……

“我不会还手。”

似乎是看出了道玄的心思。

陆渊站在半空中,澹澹的说道。

随后,环视周围。

目光依次从苍松、水月、田不易和苏茹四人身上扫过,接着落到了万剑一身上,最后才落到了陆雪琪的身上。

“你们可以一起出手。”

“所有对我有不满的人都可以出手。”

“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我可以保证不还手,但是,如果你们选择了对我出手,也就意味着我们之间的情分一刀两断了。”

“从此之后,谁也不欠谁的。”

“毕竟,从价格方面来讲,我本就不欠你们的,几百种法术,其中还包括了一些我收集到的秘术,换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绝对不赚。”

“只不过,我不喜欢用这些东西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情分,尤其是我在入门时确实是欺瞒了你们,虽然你们没看出来,但我的所作所为我还是会承认的。”

“所以说,就当是互不亏欠了。”

“现在,你们可以动手了。”

陆渊澹定的提醒道。

道玄微微垂眸。

万剑一的目光中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痛苦。

田不易和苏茹亦是如此。

苍松面色复杂,一时间左顾右盼。

看了看万剑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水月也是看向了苏茹,然后又担心的看了看自己的徒弟陆雪琪,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她本想劝一劝陆雪琪的。

但仔细想了想,也没什么可劝的。

陆雪琪也不小了,有些事,她自己应该做出相应的决定,即便这种决定是错的,也需要由她自己一人来完成。

而就在这时,田不易却恍若从梦中惊醒一样,下意识环顾了一下周围,随后对苏茹问道:

“灵儿呢?”

“她还在山脚下吗?”

“快去把她叫来!”

半空中,一道笑声降下。

陆渊微微摇头,沉声道:

“不必了。”

“你们应该明白,她不出现的意思。”

“她饮下了我的一部分血液,和我之间的感知自然也很强,说她现在不知道我在这里显然是假的,那么如此一来,她的态度就很清楚了。”

“她选择中立。”

“我们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这和身份与立场无关。”

苏茹和田不易面色大变。

一旁的水月更是不敢置信。

从理论上来讲,田灵儿的这种选择已经是背叛了青云门,但如果非要说田灵儿哪里做错了,似乎也没错。

青云门可以管住弟子的所作所为。

但不可能管住弟子的思想。

更没有能力管住每个弟子的吃喝拉撒。

所以说,一时间还没办法挑田灵儿所作所为的毛病。

而从陆渊和道玄等人的对话中,青云门这边的一众弟子也渐渐明白了陆渊目前的身份。

如造雷击,神情呆滞。

军心瞬间跌落谷底。

而就在这时,陆雪琪却似乎是下定了一个决心:“你真没想和正道为敌,没想和青云门为敌?”

“我为什么要和这些存在为敌?”

陆渊笑了起来。

摊摊手,反问道:

“如果我为敌了,能有什么好处吗?”

“我承认,我的手段确实不太好。”

“这份诚意和信任,我确实愧对。”

“但从利益上出发,我没有和青云门爆发冲突的必要性,目前我在做的,只是保护住我想保护的人。”

“仅此而已。”

听闻此言,陆雪琪眼眶微红。

带着几分委屈和哽咽,反问道:

“那我呢?”

“我又算是什么?”

“你说着不想和青云门为敌,但却一次又一次的招惹我,你明明知道青云门对我来讲是什么意义,却偏偏要求我在一次次的选择中做出选择。”

“就算是我一厢情愿,难道你当时就不能不找惹我吗?”

“甚至还和那个魔教妖女拉拉扯扯。”

“你就真的要逼我做出这个选择吗?”

看见陆雪琪这般模样,心疼自家徒弟的水月也是气愤的看向了陆渊,似乎是在无声的谴责陆渊不负责任。

万剑一的神色依旧复杂。

除此之外,还带上了几分了然。

年轻人,拈花惹草的很正常。

况且,就算是不拈花惹草,优秀的人总是容易吸引到优秀的人,就像是招蜂引蝶一般,这并不是说吸引者和被吸引者想改就能改的。

人类,总是在追求完美。

所以,难免就会留下更多的遗憾。

田不易和苏茹听了陆雪琪的这番表述也是有点尴尬,不过,和是否对陆渊出手的纠结相比,这点尴尬不算什么。

但道玄在此时此刻,却似乎是下定了一个决心,看了一眼万剑一,然后平静的伸出了手。

“把诛仙剑给我吧!”

“我来给这个故事写上一个结尾!”

“假设我能做到,就没必要让一个小辈做出为难的选择,假设我做不到,就更没必要让一个小辈做出为难的选择。”

万剑一顿时一愣。

但看着道玄的手,还是下意识把诛仙剑往侧面挪了几分,确保距离自己和道玄都比较远。

随后,迟疑片刻。

“我来吧!”

“毕竟,我是他的师傅!”

“这辈子,我只收了这一个关门弟子。”

“况且,你也很清楚弊病所在。”

“既然都是无可救药,那就继续让我这把老骨头发光发热最后一次好了,总比我将来死不瞑目强。”

万剑一沉声说道。

戾气缠身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而且,以现在这个累积量,就算是他现在舍弃掉了诛仙剑,依旧会走火入魔,甚至是自相残杀。

诛仙剑在他手里,目前是起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如果落到了道玄手里,道玄最终也会被逼得采取以毒攻毒的办法。

到了那时,青云门上的半边天都相当于垮了!

简单来讲,万剑一的意思就是可着他一个人祸害算了,反正看道玄的意思也不是真要和陆渊决生死,既然如此,还拿诛仙剑做什么?

但……

“不拿的话,我不甘心。”

道玄平静一笑。

随后,从万剑一手里夺过了诛仙剑。

骤然失去了诛仙剑,本就是以毒攻毒的万剑一顿时闷哼了一声,身躯摇摇欲坠,还未等落地,一口鲜血已是不由自主的喷了出来。

水月和苍松顿时方寸大乱。

想上去搀扶,却被万剑一厉声喝止。

“别过来!”

“将死之躯,走火入魔!”

“什么时候会失去意识,就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万一突然给你们一剑,以我们之间目前的实力差距,你们连反应的机会都不会有的!”

苍松和水月顿时僵在了原地。

但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了万剑一身后,只是伸手一拍,一股庞大的戾气就瞬间从万剑一的身上爆发开来,旋即被这道人影直接吸纳。

说来话长。

但在现实里,只过了不到一秒钟。

戾气爆发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但此刻正站在万剑一身后的陆渊,却证明了刚刚的一切并不是错觉,只是速度太快而已。

“戾气,消失了?”

万剑一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握了握拳,一脸震惊。

随后,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下意识回头,看见了陆渊。

“都这么大的人了……”

“照顾好自己,别太拼命。”

“再说了,又不是没人喜欢你。”

“找个道侣,也能让人省点心。”

陆渊澹澹的说道。

随后,还未等万剑一回答,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几乎是同一刹那就出现在了半空中,就站在之前他所处的位置上。

道玄也并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因为他此刻持握着诛仙剑,才更能明白万剑一当时的情况有多么恶劣,看着万剑一的状态好转,虽然他不知道陆渊所使用的方法,但陆渊刚刚的举动确实证明了他没有敌意。

可惜。

有些时候,有没有敌意其实不重要。

作为青云门的掌门,他不能不战而降。

哪怕只是暂时的退让……

不过,陆渊此刻的注意力可不在手持诛仙剑的道玄身上,而是对不远处咬着嘴唇的陆雪琪问道:

“这是你的选择吗?”

“我希望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也希望你能冷静思考这个问题。”

陆雪琪的明眸微微闪烁了一下。

看了一眼手持诛仙剑的道玄,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父水月,顿时就明白了青云门这边的意思。

道玄也不想和陆渊开战。

问题在于,他需要一个理由。

如果陆渊能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这场战斗完全可以就此结束,否则,道玄就必须要和陆渊打上一场,即便陆渊挑明了他并没有和青云门为敌的意思。

况且,眼下魔教已经开始撤退了。

先前是陆渊不得不战。

现在却是青云门不得不战了。

但在战斗前,道玄也希望和陆渊之间的关系不要弄得太僵,虽然知道陆渊也明白这是立场上的问题,但有些时候情分是能压过立场的。

这也是陆雪琪乐意看到的结果。

尤其是她还不用背叛青云门。

因此,在沉默了片刻后,陆雪琪还是点了点头:“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也可以在私下里解决。”

“既然如此……”

“那就继续吧!”

陆渊沉吟片刻,随后看向道玄。

“之前我承诺的条件还有效。”

“我只能保证不还手。”

“但并不是说我不防御。”

还手和防御之间的区别,道玄自然是明白的。

当然。

他也没打算下死手。

他虽然没有万剑一的剑心,但他的境界比万剑一高,一阶二阶三阶,每跨过一阶就是质变。

别看万剑一现在很强。

真要是生死相博,道玄有把握在不受重伤的基础上拿下万剑一,哪怕万剑一使用斩鬼神,结果也是一样的。

而且,想要完美的操控诛仙剑和诛仙剑阵,三阶的修为是最基础的一个环节,剑心顶多是降低了使用难度和操控难度,并不是说能完美的发挥出诛仙剑和诛仙剑阵的威力上限。

因此,有道玄执掌的诛仙剑和诛仙剑阵一但启动,威力必定会远超万剑一所使用的诛仙剑阵。

简单来讲,万剑一型号的原油里面掺加了一定的水分,但因为型号契合,诛仙剑所代表的发动机也能运转起来。

而道玄型号的原油,就是纯度比较高的原油,就算是型号不契合,但只要能达到发动机承载的标准,发动机运转起来的效率自然比之前的高,运转起来的持续时间也比之前的长。

这也是道玄敢不下死手的原因。

他自认为他比现在的陆渊强。

别看陆渊也是三阶,但诛仙剑这柄神器在手,顿时就给道玄带来了无穷的信心和勇气。

但现实,往往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诛仙剑气!”

道玄轻轻挥动诛仙剑。

一道蓬勃的剑气顿时朝陆渊噼去。

先前,陆渊的分身东方源在对付这一招时,使用的是斩鬼神对撞,因为当时万剑一也是借着诛仙剑使出了斩鬼神,所以并不能算作是完全的诛仙剑气。

如今道玄所使用的,才是完整版的诛仙剑气。

当然。

目前这个也是假的。

倒不是说诛仙剑气是假的。

而是说,诛仙剑并不是完整的。

配不上“诛仙剑”这个名字。

所使用出来的诛仙剑气,自然也是配不上“诛仙剑气”这个名字,顶多算是一个劣化版的诛仙剑气。

仅此而已。

不过,道玄并不知情。

陆渊对此也毫不知情。

不过,他知道诛仙剑是假的。

最起码,在这个世界里,诛仙剑不是真正的诛仙剑。

如果是真正的诛仙剑,面对诛仙剑所噼出的诛仙剑气时,陆渊连跑路的念头都不会有。

真以为封锁空间只是句玩笑话?

诛仙剑阵内,自成一套规则。

夸张点说,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

重开地水火风也不是什么妄言。

所以说,要是碰到真正的诛仙剑所噼出的诛仙剑气,陆渊不会做一些豪无意义的反抗。

但眼前这道诛仙剑气……

“还是太弱了点!”

说着,陆渊抬手一招。

通天峰上。

碧水潭中。

潭水顿时逆流而上三千尺。

随后,变化作了一堵冰墙。

隔在了陆渊和道玄中间。

剑气落下,冰墙顿时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承受不住诛仙剑气的摧残一样。

但是,诛仙剑气终究还是无根浮萍。

在切入冰墙近三分之二后,诛仙剑气的威力就越来越弱,到了最后,只能化作一缕无害的微风,从冰墙上巨大的缺口中缓缓流出。

一条火龙再度袭来。

本就经历过诛仙剑气摧残的冰墙顿时达到了极限,随着一声清脆的炸裂声,顿时就化作了一团冰块。

但实际上……

“华而不实!”

“不知道我能控火吗?”

陆渊无语的一挥手,冲到他面前的火龙顿时从中间分开,分裂成了两半,擦着他的身躯朝两边冲去。

道玄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一时间,他都忘了这件事。

主要是诛仙剑确实不好控制,如果是放开了打,不用顾及伤人之类的,他确实可以轻松不少。

但想要收敛着打的话……

总而言之,就很难控制。

尤其是诛仙剑这玩意的戾气还很大。

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哪怕是擦伤,都能给受伤者带来相当大的后遗症,即便陆渊也是三阶修仙者,甚至是解决了万剑一身上的戾气,但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解决自己身上的戾气。

医者不能自医。

这是存在过的例子。

既然如此……

“那就来试试诛仙剑阵吧!”

道玄持剑向天。

七座山峰底下,积压了上千年的地脉之力再度暴动,虽然经过了万剑一先前的暴动消耗了不少力量,但这一次的暴动,提供的力量依旧很可观。

而随着诛仙剑阵的成型,在诛仙剑阵内顿时多出了不少杀伤力惊人的细小剑气,以杂乱无章的规律随意飞舞着。

陆渊微微挑眉。

“看起来还不错?”

说着,一股莫名的波动散发开来。

所有接触到他周身三丈之内的剑气,全都被阻拦了下来,好似撞到了一层透明的外壳上一样,纷纷破碎或朝周围滑落。

不过,道玄本来也没指望这些细小的剑气能给陆渊造成多大的伤害,能给陆渊造成点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陆渊的修为和实力在那里摆着。

真正被道玄给予厚望的,是诛仙剑上凝结出的一层薄光,这层薄薄的光幕是汇聚了上千年的地脉之力,外加上诛仙剑本身的戾气,形成的一道杀伤力极强的剑气。

虽然这么用有点浪费……

毕竟诛仙剑这本就是为了大规模杀伤敌人才被创造出来的阵法,在特点方面,只点满了攻击力和攻击范围,并没点单体攻击爆发能力……

但有些法术都是通用的。

准确的说,有些技巧也是通用的。

到了道玄和陆渊现在的境界,只要是自己能学会的法术,一般都可以信手拈来,甚至是根据自身所处的环境,使用出组合类型的法术。

其中,自然也涉及到了一些可以通用的技巧,比如说快速转换法力的运行路线,或是更改法力的运转方式,用以追求更尖锐的杀伤力或更大的杀伤范围。

道玄如今使用的,就是把法力压缩到极限,放弃大部分的杀伤范围,追求极致的单体杀伤力的技巧。

当然。

控制还是要控制的。

只不过,控制起来更难而已。

而随着这道光幕的出现,在诛仙剑的剑身周围,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些黑色深邃的裂缝。

陆渊的眸光顿时一亮。

原着里,兽神被伤到,真的冤吗?

就目前道玄所展现出来的这份实力,兽神受伤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在一个空间规则几乎被天道封锁的世界里,用诛仙剑的剑气能影响到周围的空间,而且还是在持有者完全不了解空间的基础上……

这和硬撬开的,没什么区别。

完全就是在世界意识的脑袋上蹦迪。

但凡世界意识有个起床气,道玄如今的所作所为和作死都没什么区别,完全就是被世界意识针对的那个角色。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剑,才值得他动真格的!

“接好了!”

道玄也能感知到自己这一剑中蕴含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庞大,但他目前确实是无法继续压缩了。

而且因为戾气的影响,他对诛仙剑的控制力也减弱了不少,也就是说,这一剑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当然。

他也可以把剑气甩到一旁。

不对准陆渊,基本就没什么问题。

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对天甩。

这样甚至能避免破坏周围的环境。

但陆渊却很澹定的挥了挥手。

“准备好了!”

“说实话,在你这几次攻击力,也就是这一剑能让人提起点兴趣来,也能让我觉得活动一下筋骨并不是无用功。”

陆渊澹定的说道。

见此,道玄也没再客气。

不管怎么说,立场都不同了。

缓和的余地虽然有,但那是他留给陆雪琪这名弟子的任务,他目前的任务就是和陆渊打一场,已此来给这件事情写上一个不断太好的结尾。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仅此而已。

因此,道玄也就顺着感觉挥下了手中的诛仙剑!

无声无息的,空间破碎了!

虚无,深邃,散发着恐惧气息的空间裂缝出现,伴随着这道快到了极致的剑光,朝陆渊飞去!

但对于陆渊来讲,这些只能算是一次不错的攻击,和他的空间之力比起来,这道剑光只能算是值得一看。

因此……

“天堑!”

伸手,指向地面。

在空中随意一滑,随着剑光蔓延过来的空间裂缝和剑光自身,就被迫停在了这道看不见的壁垒之外!

但是,这也算是空间之战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权力巅峰逆天邪神网游之纵横天下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明末风暴资本大唐超级兵王诡秘之主武炼巅峰微微一笑很倾城
相关推荐:洛杉矶神探全球第一男神我刷BOSS超淡定当魔法遇到修仙海贼之掌控雷电诸天:我的学生,全穿越了我在神秘复苏成为bug我的信徒全是沙雕玩家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我!酒剑仙,蜀山签到三百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