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章 哥哥, 猪脚脚饭装满!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半个小时后。

喷香扑鼻的猪蹄盖饭做出来了。

四个小丫头见状,那是一窝蜂的就跑了进去。

其中小豆包拿着一个头碗递给了姜初阳:“哥哥,猪脚脚饭装满。”

“你吃得了这么多吗?”姜初阳看着比小豆包脑袋还大的头碗,那是忍不住笑了。

1200ksw.net

“恰的完,我可以跟爷爷一起恰。”小豆包扬起小脑袋回道。

此时此刻的她,小脸上已经没有了病容。

有的是朝气蓬勃的模样。

这让姜初阳那是欣慰不已。

心中悬着的石头也稍微放下了一些。

毕竟小豆包这个样子。

无不显示着最近几天应该不会死了。

眼见小豆包递给他的小手都有些吃力了。

那是连回过神来接过了头碗。

满满的打上了一碗猪蹄盖饭。

见李兴业就在厨房的门口淡笑看着。

伸手就将猪蹄盖饭递了过去。

毕竟这么大一碗。

小豆包只怕根本就端不起。

“大门口那个姜三来了,还带来了好些陌生人,你要不去看看。”接过头碗的李兴业随口说了一句。

“是吗?”姜初阳呆了呆,取下围裙递给李兴业就走出了厨房。

“爷爷,给窝打猪脚脚饭。”小饭团将手中的大碗递给了李兴业。

“还有我,我能恰两碗。”小潘子附和。

“我也是。”小红薯咬着食指说道。

“好!好!好!”李兴业笑着就拿起锅铲给三个小家伙打起了猪蹄盖饭。

他这才发现,纵然他有亿万身家。

也不敌这温馨片刻来的珍贵。

……

大门口。

姜三带着十几个陌生人的到来。

让刚子、刘铁锤、姜冬菊、姜秀兰、赵铁、尚胜男不由警惕了起来。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堵在了大门口。

没有让姜三进屋。

姜三猜到了大家的心思。

虽然有些不爽。

但却是没有去怪罪任何人。

而是小声对姜冬菊道:“姐,我想见见初阳,有好多话要当面对他说。”

其他十几个人也连附和。

“这个……”姜冬菊犹豫着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而就在这时,姜初阳快步走出了大门口。

见大家都堵着姜三。

那是连挥了挥手:“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好吧!”刘铁锤跟刚子对望了一眼,带着大家就全都回去了。

也就是片刻之间,偌大的大门口就只剩下了姜上、姜初阳,还有十几个陌生人。

这十几个陌生人一个个都很年轻。

看着最大的都不会超过三十岁。

不过眼眸中却是有股与年龄不符的狠厉与老道。

姜初阳扫了他们一眼。

就知道这些年轻人都是姜三的同类。

都是以偷为职业的人。

之所以今天都齐聚在他家的门口。

只怕是昨晚的那三百块钱起作用了。

至于什么作用,作用有多大。

那还不得而知。

得看看才知道。

这个念头落下。

姜三就拿出了一个布包递给了姜初阳:“这里面是你母亲丢的首饰,铜耳环也在里面,还有她攒的钱。”

“是吗?”姜初阳接过就放进了上衣口袋。

“你查看一下吧!”对于姜初阳的大方,姜三苦笑不已。

“我相信你。”姜初阳回道。

“可是……”姜三欲言又止。

“没什么可是的,盗亦有道,你能今天一大早过来找我,那就证明你是真心过来还东西的。”姜初阳背着双手缓步带头朝小作坊的门口走去:“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了,你带这么多同行过来干嘛?”

虽然猜到了一些。

但姜初阳觉得还是要问清楚的好。

“我们想跟你混,再也不想过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了。”姜三跟在姜初阳身后,在犹豫了好久后,才将心里面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哦?”姜初阳转头看向了姜三:“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娘劝我这样做,她说你有能力领导我们,也有能力带我们走上正途。”姜三认真的回道。

其实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但不敢付诸于实际。

因为他是小偷。

人人喊打的小偷。

但他娘还有老村长都劝他利用这次机会改邪归正。

要是不抓住,只怕以后都没有了。

昨晚他想了一夜。

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就召集身边的兄弟过来了。

毕竟能光明正大的赚钱。

谁还想去做小偷。

更加不想丢老姜家人的脸。

姜初阳作为重生者。

自然是猜到了姜三的心思。

但他第一时间却是没有答应姜三。

而是问道:“你这几天偷了姜家村的东西还回去了没有?”

“都还回去了。”姜三回道。

“那大家伙原谅你了吗?”姜初阳又问。

“除了王大福家,其他的都好说话。”姜三如实回道。

“你的意思,王大福的儿子王涛以后会找你的麻烦?”姜初阳皱起了眉头。

王大福被抓了,自然是不可能在来为难姜三。

但王涛可就不同了。

毕竟是丢了东西。

这要是报案的话。

那姜三只怕会很麻烦。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初阳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姜三连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告诉你,你既然要带兄弟们金盆洗手赚干净的钱,那就要将以前的隐患都给清理掉。”姜初阳轻叹了一声:“不过这个王涛倒是不足为惧,你不要把他当回事。”

“你的意思是?”姜三看向了姜初阳。

“王大福被抓,极有可能在年后就被放出来,但他永远不可能是以前的王大福了,得小心翼翼的过日子,至于为什么,你应该懂。”姜初阳背着双手在原地来回走动:“你可以利用这点去做文章,让王涛服软。”

这个内幕是王乡长跟他说的。

也是王乡长手底下的干部通过关系走的后门。

所以应该错不了,也不会错。

“原来这样啊!”姜三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跟姜初阳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所接触到的信息,稍微透露一点给他。

那就会受益无穷。

“你回去吧!先照顾好你娘,等年后在说跟我混的事情。”姜初阳挥了挥手。

“可是……”姜三指了指十几个等待的年轻人。

这些可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要是不能一起金盆洗手。

那即便是姜初阳对他在好。

也不可能单干的。

“让他们先解散,然后年后在集市上汇合。”姜初阳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涉黑的组织。

这重生了后自然也一样。

要是不解散。

那即便一个个留在他身边。

也会后患无穷。

所以必须先挫挫他们的锐气在说。

那些不服管的,想走自然是不可能留的住。

而那些服管的,才是他所要招募的对象。

至于招募这些社会上的人干嘛。

自然是为了对付那个周大同。

在集市上差点要了他二姐一家命的周大同。

姜三虽然不知道姜初阳的心思。

但却是猜到了姜初阳解散他兄弟们的用意。

在苦笑一声后,道:“初阳,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就是他们的老大。”

言下之意,他是老大,没有人敢带头闹事的。

要不然的话,今天这些年轻人就不会都来这里集合了。

“你说什么?”姜初阳吃惊的看向了姜三,见不像是在开玩笑,当即眉头皱了起来:“这样你也必须解散他们,至少明面上要这样做。”

“这个没问题。”姜三保证道。

既然要金盆洗手了。

那他建立的组织。

自然是不可能在存在。

这样不但会害了他,也会还了姜初阳的。

“那就好。”姜初阳压低了声音:“解散后给我去集市上找王洪光,他现在是集市方的负责人,相关工作还有食宿问题应该都会解决,不过他可不养闲人,在有些时候你得替他出头维护集市的秩序。”

“明白。”姜上激动了起来。

之所以会这样。

那是因为维护集市方面秩序的工作。

那在七九年可是一个香饽饽。

“还有,要是有时间给我暗中调查周大同。”姜初阳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调查周大同?”姜三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有问题吗?”姜初阳问。

“不是有问题的事情,而是你知道周大同这个人的底细吗?他手底下可是养着近百号人,而且好些人手里面都有命案,前年我的两个兄弟,就因为去周大同家里面偷东西,那是直接被扔到河里面喂鱼去了。”说到这,姜三脸上露出了后怕的神色:“在这样的情况下,咱们跟周大同斗,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啊!”

“那要是我背后站着王乡长,还有整个hy市的领导呢?”姜初阳反问道。

“真……真的?”姜三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有必要骗你吗?既然周大同杀害了你两个兄弟,那正好新账旧账咱们一起找他算。”姜初阳冷笑着说道。

“好!”姜三重重的点了点头:“只是我不明白,这个周大同在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周大同没有得罪我,但他害得我二姐一家差点家破人亡。”姜初阳回道。

“我懂了。”姜三恍然大悟。

毕竟刘铁锤、刘德源、刘安和私自制作枪械配件的事情。

当初在集市上闹的沸沸扬扬。

“懂了就回去吧!”姜初阳摆了摆手。

“哎!”姜三转身带着十几个年轻人就走了。

但眼眸中却是有着掩盖不了的开心。

因为不管怎么说。

姜初阳的能力都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

金盆洗手跟着姜初阳干。

那无异于是做对了选择。

……

姜初阳目送姜三离开后。

就将布包还给了李红玉。

至于跟姜三聊天的所有内容。

姜初阳没有透露一个字。

毕竟这事情是一个秘密。

家人知道了没有好处。

只有坏处。

眼见厨房中飘来了红薯米饭的香味。

姜初阳朝后院跟小作坊的方向喊了一声“吃早饭了!”后。

就去厨房中洗涮去了。

随后就端着一大碗红薯米饭。

边吃边走了出来。

“初阳……”李兴业这时抱着小豆包快步走了过来。

“您有事?”姜初阳随意坐在了一旁的长凳上。

“嗯,有领导将hy市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送过来了,要我去乡道上迎接一下,以表示对他们的尊敬,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李兴业直接道明了来意。

“这是好事啊!”姜初阳随口回道。

“嗯,是好事。”李兴业也这样认为。

本以为姜初阳答应他离开去乡道上迎接了。

谁知道下一秒姜初阳却是皱眉提醒道:“李爷爷,您不觉得小豆包的病时好时坏很蹊跷吗?”

“嗯,我早就察觉到了。”李兴业苦笑。

“那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姜初阳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兴业呆了呆。

“没什么意思,我总感觉小豆包的病情不被外人知道,反而是对小豆包最大的保护,否则……”说到这,姜初阳不敢往下说了。

“你不会想说有人想害我家的小豆包吧?”李兴业低沉着声音。

“难道不是吗?”姜初阳看向了李兴业。

“这个……”李兴业被问住了。

要说没有。

好像又不可能。

因为小豆包不吃医生开的西药。

反而活蹦乱跳的好了许多。

这点本身就值得怀疑。

“我要是您,就维持目前的状况看看再说。”姜初阳三两口将饭碗中的饭菜吃光了后,便给出了建议:“因为至少小豆包现在的这种状态是安全的,还不至于死掉。”

“嗯,”李兴业点了点头。

之前在港岛那么多名医会诊都没能救得了小豆包。

现在hy市这个小小的地方,那的确不可能有奇迹发生。

“不过您可以拿我的狗肉火锅秘方还有马蜂蜇咬一事去找这几个老中医辩证,看看对小豆包的病情有什么帮助没有。”姜初阳轻声提议道:“至于让他们给小豆包看病,我看还是免了。”

“行!我听你的。”李兴业放下了手中抱着的小豆包,转身就走了。

“爷爷……”小豆包喊了一声。

“有事吗?丫头!”李兴业回头看着小豆包,浑浊的眼眸中尽是溺爱。

“早点回来,哥哥说中午还做狗肉火锅给我恰,我怕你到时候回来晚了恰不到。”小豆包仰着小脑袋说道。

“哈哈哈……好!好!”李兴业答应了一声,挥了挥手便快步走了。

姜初阳将碗筷递给了一旁的姜秀兰,伸手抱起了小豆包:“跟哥哥去后院看看,然后晚点点去河边钓鱼玩。”

总之一句话。

今天哪也不去了。

就宅家家里面陪几个小家伙。

至于买卖折叠烤火架的事情。

全权交给姜东城、刚子、尚小琴、尚映红等人去处理好了。

毕竟所有的渠道都打通了。

一般情况下只要注意点。

应该不会出事的。

至少在年前不会出事。

“嗯,嗯!”小豆包开心的连点头。

“那走啰!”姜初阳抱着小豆包就朝后院走去。

……

港岛。

九龙湾,李家。

书房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儒雅老者正在低头看报。

而就在这时,书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儒雅老者看了一眼电话。

在犹豫了一下后。

还是伸手拿了起来:“喂,我是李建勋。”

“我是曹正春,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小豆包的病好转了许多,而且隐隐有康复的现象。”一个低沉且嘶哑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儒雅老者李建勋大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嘶哑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李建勋在听明白了后。

那是大发雷霆:“怎么会这样?在港岛的时候,各大名医都说小豆包已经病入膏肓没救了,为什么到了姜家村变化会这样大?”

“你给我听好了,要是小豆包在年前没死,你全家都得去陪葬!”

嘶哑声音:“你不要吓唬我,我全家要死的话,你们李家所有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要忘记了,李兴业外号李屠夫,咱们这么多人设计毒害小豆包,哪一个不会被他给活剐了。”

李建勋:“这个不用你提醒,你就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需要我做什么。”

嘶哑声音:“现在李兴业谁都不相信,只相信那个姜初阳,而且咱们派过去的医生估计他们一个都不会见,见了也不会让他们给小豆包问诊的机会,所以你要想让我尽快的杀了小豆包,就必须得改变咱们之前的计划。”

“要不然李兴业的亿万家财,你恐怕永远都得不到。”

李建勋:“问题是我远在九龙湾,改变计划的话,牵一发而动全身,那未知的因素太多太多了,局势也不是我们所能掌控得了的。”

嘶哑声音:“你认为现在的局势你就掌控了吗?”

李建勋:“这个……”

嘶哑声音:“你好好想想吧!要么就来硬的,要么就先蛰伏起来再说,要不然等李兴业反应过来,咱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李建勋:“以现在的情况下,能硬来吗?”

嘶哑声音:“那就蛰伏,等有机会了,我在打电话通知你。”

李建勋:“好!好!”

“再见。”嘶哑声音消失不见。

李建勋却是急的坐不住了。

拿起电话拨打起来了电话。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民国败类超级兵王武炼巅峰资本大唐穿成大佬的小仙女微微一笑很倾城明末风暴沧元图诡秘之主我的绝美老婆
相关推荐:被女总裁领养的大娱乐家无限灾变:我能提取神秘再造大明:崇祯有个时空门明末逐鹿天下打开方式错误的无限我在剑宗种田六十年综武:我大太监镇压皇朝一百年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一切恐惧皆因火力不足亿人聊天群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