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清贵之职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杨慎带朱浩到了翰林院修撰房门口。

此时已有一人立在那儿,年约三十,身材并不伟岸但相貌异常英俊,主动走过来对杨慎和朱浩拱手行礼。

“此乃翰林院编修余懋功,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他在翰苑中资历很老。”杨慎做了引介。

朱浩不由打量过去,原来此人便是正德十二年进士余承勋。

他与杨慎还有一层关系,那就是杨慎的亲妹夫。

都是杨家人。

余承勋笑呵呵对朱浩道:“你就是本届状元?真是少年俊杰,外间都在传你学问了得,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如今翰林院人才凋零,说不得以后就要靠你来撑门面了。”

杨慎瞪了余承勋一眼,大概意思是别胡乱说话。

余承勋并不介怀,他性格开朗外向,乍一看算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直肠子,但内情或许并不简单,毕竟此人算得上是名闻遐迩的蜀中才子,跟杨慎的学问有得一拼。

朱浩问道:“为何说如今翰苑人才凋零?莫非现在翰苑没人了?”

“啊!?”

余承勋没想到朱浩会刨根问底。

朱浩就是要装出“傻逼”的模样,问一些平常人根本不会问出口的问题。

余承勋迟疑了一下后才回道:“怎么说呢,也就是眼下人少些,不过这次一下子补进很多,就算是修撰典籍那边也是人才济济。”

朱浩微笑点头。

其实朱浩很清楚余承勋为何会发出翰林院人才凋零的感慨,那是因为正德十二年那科留馆进士中,以状元舒芬为首,于正德十四年联名上奏劝说朱厚照放弃南巡的想法,因此翰林院中被廷杖、流放、罢官者不在少数。

又以状元舒芬、探花崔桐,以及庶吉士江晖、王廷陈、马汝骥、曹嘉及汪应轸几人的上奏最为激烈,几人都被廷杖后流放到地方为官,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等于说翰林院一下子废了三年一代的诸多翰林。

可余承勋并未参加那次劝谏,到现在靠他岳父杨廷和的庇佑,在翰林院中混得风生水起。

朱浩问道:“不知昨天庶吉士都有谁,怎不见过来?”

余承勋正在前面引路,闻言笑道:“他们进馆之后并不在此坐班,会有专人前去给他们安排差事,以后他们会分布在馆中各处,前途方面……自然没有状元你这般前途似锦……听说你还出自湖广安陆州?真是圣卷在身啊!”

杨慎也不去打断余承勋的话,可能他早就习惯了妹夫如此啰嗦,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没心机的傻子,实际上却是你的鬼心眼儿比谁都多。

这点朱浩也看出来了。

余承勋可不是那种单细胞生物,说话时有意无意打量自己的反应,分明是用语言试探,属于擅长察言观色的那类人,心直口快属于他打造的人设,别人稍不注意就会中他的套。

……

……

修撰房内。

也就摆放了五张桌子,并没有给朱浩预留位置。

“回头给朱状元加个座,就在靠窗那个位置,冬暖夏凉是个好地脚。”余承勋笑着指向房间内某个角落说道。

朱浩往他所指地方看了看,那地方位于房间内最偏僻的角落,看方位面向西方,确实靠窗,采光没有任何问题,但问题是这年代墙壁可没有隔温层,夏天西晒,冬天吹西北风,还冬暖夏凉呢,别是冬冷夏热才好,这厮说话没谱也是一绝。

杨慎看了看空荡荡的房子,问道:“其他人呢?”

余承勋道:“估计都在等新庶吉士进馆,让庶吉士请吃饭……再便是听说李学士最近麻烦缠身……唉,不理了。”

李廷相遇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

朱浩略微琢磨,是关于制诰?

还是经延日讲?

再或是修撰《武宗实录》时出现偏差?

有些话不能直接问。

既然现在由李廷相负责翰林院日常事务,而余承勋、杨慎跟李廷相关系又比较紧密,他们知道的事肯定比自己多,朱浩没法旁敲侧击,否则会显得自己过于关心翰林院事务。

现在的朱浩,需要给人留下一种,我就是来翰林院混资历,朝中大小事务跟我无关的刻板印象。

余承勋望着朱浩:“朱状元,今日宴请,不知你是否前去?”

朱浩拿起本不知是谁扔桌上的书翻看,闻言抬头瞥了余承勋一眼,发现杨慎居然侧过头关心他看什么书。

朱浩随手将书放下:“以我身份,不适宜参加这种宴席……我刚考中进士,不想招惹麻烦。”

一如之前他给杨慎留下的“明哲保身”的印象,装作“我年纪轻轻考中状元必定是众失之的需要规避”的谨小慎微样,直白表明自己不愿卷入翰林院中有关学问和排次之争。

余承勋叹道:“小小年岁如此老成,难怪文章老辣,妙笔生花,能跟用修一样状元及第,真是羡煞旁人。”

十足的废话。

朱浩逐渐有点膈应余承勋这碎嘴子,说他恭维不是恭维,说他亲和不是亲和,总给人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余承勋依然喋喋不休:“不知平时朱状元看什么书?再便是可有着书立作?进翰苑之后,名气就该适当外扬,随便写点东西递出去,京师中自会有人追捧,说不得便有书商前来洽谈,给你印上几本,文坛中也算一段佳话。”

闻听此言,朱浩终于知道为何杨慎这样的文人才名外显了。

就是想给他们扬名的人实在太多,不管文章写得如何,上来就给吹捧一番。

但在这时代,大多数人研究的都不是什么能令人类社会进步的科学,而是研究经史子集那些老掉牙的东西,朱浩身为儒者,却很不喜欢这股文坛风气。

目标不同。

这些人追求的是功名利禄,一心赢得他人尊重,而朱浩想的却是如何改变时代。

出发点不同,研究的东西自然不同。

朱浩很想从此以后再也不沾四书五经的学问,专心研究科学,但他又知道身在翰林院,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继续以书经理解来论高低,决定未来当官走向……

算了。

你们研究你们的,我不理会便是。

杨慎走到朱浩面前,把一沓册子交给朱浩:“这些是正德五年之前,先皇在朝堂上的一些言行,有时间多看看,将重要之事整理出来,给我后我会帮你看看,朝廷马上要修撰《武宗实录》,这部分相当着紧……”

朱浩刚来,就等于被杨慎钦点为其助手。

可问题是……

朱浩很想说,咱俩都是翰林史馆修撰,凭什么你来指挥我做事?难道就因为你比我早进翰林院?

……

……

索性没什么事。

朱浩也就拿起这些册子,随便找了张面对茶水桌的椅子坐下,将册子放上桌,低头研究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

修撰房内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最先来的是正德九年探花蔡昂,以及正德十二年榜眼伦以训。

此二人都算翰林院中的“老资历”,官品却都不高,也是修撰,但二人历史上都有其官品以外的来头。

蔡昂跟吴承恩都是淮安人,蔡昂过去几年回乡养病时,跟少年吴承恩有过交集,历史上蔡昂过世后吴承恩还给他写诔词,二人交情匪浅。

《第一氏族》

朱浩很想问问,你那个小老弟现在在哪儿?不如召到京师来,我给他点差事干干,让他跟我混?

至于伦以训,则是弘治十二年状元伦文叙的儿子……

爹是状元,儿是榜眼。

弘治十二年是唐寅科举折戟沉沙的一年,而伦文叙也早就作古,伦以训继承其父遗志,在翰林院中混了个修撰的差事……

朱浩心想,翰林院真是个养闲人之所,干个十年八年或能混出头,充当日讲官,不像人家杨慎,即便是个修撰,现在也能充任经延讲官,若是没有左顺门那档子事,就算他爹不在朝,以后入阁也没啥问题,毕竟所有仕途上的事情都提前给他铺平了。

但再想想,杨慎毕竟正德六年就考中状元,论资历比在场这些修撰都要老。

虽然中间在朝时间不长,但人家凭本事吃饭,没必要挖苦。

……

……

后续来的,都是庶吉士出身的修撰。

最后一人到来,在场所有人等一起起身迎接。

乃翰林院侍讲兼詹事府左春坊左谕德,弘治十八年状元出身,目前负责修撰《武宗实录》前期准备工作的顾鼎臣。

顾鼎臣在两名侍读和两名侍讲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以他在翰林院混出的地位和名望,上面极力要将他拔擢,历史上顾鼎臣曾入阁,并一路坐到了首辅的位置。

通常未来能入阁的人员,目前在翰林院中混得都不错。

当然也有“跳级怪”,比如说张璁、桂萼,再比如说……

朱浩。

“诸位,给你们引介两位新的翰林院编修,杨维聪和费懋中……”

正说着话,外面进来两人,正是跟朱浩同科的榜眼和探花,杨维聪和费懋中二人。

作为翰林编修,工作场所并不在修撰房,而是在旁边的编修房。

翰林院是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只是因为杨维聪和费懋中是翰林院的新人,才会由顾鼎臣出来作引介,而其他人则只能等着别人慢慢认识。

杨维聪和费懋中对在场人等恭敬行礼,所有修撰也都逐一还了礼数。

翰林院中,史馆修撰和编修这两个职位人数并无定员,也是最难熬出头的,因为一旦熬出头就是顾鼎臣这样当上侍读、侍讲的大老,差不多就要入朝当礼部侍郎,甚至直接入阁……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超级兵王资本大唐穿成大佬的小仙女逆天邪神民国败类诡秘之主明末风暴我的绝美老婆网游之纵横天下武炼巅峰
本书作者其他书: 大唐杨国舅 寒门状元 傲气凛然 再生传奇之病毒奇缘 勇闯天涯 铁骨 光速领跑者 极品仙医在都市 再生传奇 热血燃烧大时代
相关推荐: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魂兽世界:开局签到金龙王血脉攻玉斗罗之最强全职辅助天道修改器末世:随身携带庄园堡垒死神之最强剑八洪荒:青蛇只想修仙拯救世界从成为假面骑士开始宠兽模拟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