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 冲虚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天光敞亮。

甚至有些晃眼。

谷底的黑禽自相残杀,山岳中的黑蛇急忙回援。

而穹顶之上更是火烧一片,整片天幕都彷若被凰炎侵吞!

白杨收到传音,顿时意识到洞外变故的根源。

是凰血。

是惊云界传说中的天凰真血,如今落入了宁洛手中!

凰血能够号令百鸟,倒是并非虚言。

所以这群黑禽才会自相残杀。

他们沾染了黑潮,纵使有凰血威压,也没法强行控制,所以只能赋予其对同类的杀意。

不过,也很好解除。

待得白杨他们缓过神来,却见谷底的黑禽仿佛溶胶般坍陷下去,继而化为厚重的泥浆,逆流涌向天际。

凰血挡不住黑潮。

只要黑潮抛却妖禽血脉,那凰血便毫无意义。

甚至白杨颜丰他们分明看到,那潜藏于山岳之中的黑蛇,竟是与逆流的岩浆融为了一体!

黑蛇身上忽然间长出了百十对羽翼!

那绝非太古羽蛇的详貌,而是各种血脉驳杂的融合。

而且,不会被凰血所影响。

“唔。”

白杨干咽了一声,即便童仁间满是震撼,即便已经听到了来自宁洛的传音,但依旧没有放松戒备。

他竭力调息,想要尽可能恢复状态。

但相较于黑潮的攻势,却终归是应对不及。

时间不够了。

如若那群身披千百对羽翼的黑蛇对溶洞发起攻势,以如今众人的状态,断无可能将之抵挡下来。

必死无疑!

然而,羽蛇终究没有回头。

一条条畸状的羽蛇倒悬于天际,继而朝着穹顶的方向游移而去。

半空中映现出虚空裂片的镜影,紧接着撕开一道道深邃的裂隙。

羽蛇涌进裂隙,直奔天脉而去。

黑潮的恐怖之处便在于此。

它们并不会受到物质界的牵绊。

修者倘若道途理解不足,那么在天脉道海与地脉界核之中,便难以发挥全力。

但黑潮却与之不同。

黑潮流质可以轻易入侵道海与地脉,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

那如果战场从溶洞搬到道海或是地脉,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白杨不知道。

毕竟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托宁洛的道场,才得以成就的伪道。

他们根本不具备在道海与黑潮交手的资格。

但宁洛不同!

天脉道海。

宁洛环顾四周,却见天脉的景貌竟是与地脉格外相像。

这倒是罕见的状况。

盖因道海是后天大道所在之处,而地脉却是先天道意的源流。

二者本不该相彷,只是惊云界终归是妖族主掌。

道海之中,漆黑的藤蔓盘根错节。

一朵硕大的灰莲于半空中盛放。

宁洛孤身立于灰莲之上,虽说迟来了片刻,但还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遭的景貌。

这么说来,有一个问题他始终没有考虑过。

“生命......”

“究竟从何而来?”

“至少进化论绝无可能。”

“以修行界的原理,人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直立猿,毕竟后者有妖族血脉的加持,而前者却是无尘的近道之体。”

“......”

“倒也不一定。”

“硬要解释的话,倒是还能解释得通。”

“但就目前状况来看,人族和妖族的性质差别极大。”

“妖族治辖下的惊云界,天脉道海与地脉幻景尤为相似,那是否说明,妖族其实更趋近所谓先天。”

“那人族呢......”

黑潮渐近。

但宁洛却无动于衷。

宁洛站在灰莲一旁,摩挲着下巴,仍在思考着妖人的源流。

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一片天地的始源。

既然已知乾坤并非他印象中的所谓星球,但一片天地究竟从何而来,妖族与人族又是如何诞生,这兴许也是解开太宇之谜的关键。

女娲造人的传说,宁洛也从未在各方天地中听闻。

那......

矩阵?

不会。

如果矩阵的权能大到可以随意造化一片天地,那又何须这般繁琐地组织天命试炼?

全无必要。

倘若矩阵之上拥有更高位阶的“神明”,那黑潮又何以肆虐至此?

但至少有一点足以证明。

生灵的来由并非自然的演替。

或者说,这所谓的自然理当将法理囊括其中。

一片天地的塑就,以及世间生灵的造化,恐怕存在着某种更加上位的法理。

这片太宇之中,还有太多太多的隐秘。

“唉......”

宁洛轻叹了一声。

知道的越多,就感觉越是乏力。

但至少......

应对眼前那潮涌的黑潮巨浪,还是绰绰有余。

“冲虚。”

宁洛低沉自语。

神霄劫雷与黄泉雷祸同时酝酿于寰宇乾坤之中,继而顺着阴阳二脉汇聚指尖!

黑白交织的道意逐渐盘织成一柄虚无的幻剑!

继而——

铿!

冲虚绝剑骤然出鞘!

盛大的道意喷流裹挟着刺目的雷劫威光,朝着道海的尽头暴射而出!

轰!

极远处传来巨大的轰鸣,但那无关紧要。

重要的并非远处的爆鸣,而是宁洛面前那条宽阔的通道。

那漫天倾落的黑潮,被宁洛随手一剑凿开了一道壮硕的缺口!

缺口之中甚至还有电芒在不断涌动。

那是冲虚绝剑的手笔。

天脉道海的道果,加之先天道意的勾连,最后辅以寰宇乾坤和阴阳二脉的交融。

惊云界的环境能够同时满足神霄劫雷和黄泉雷祸的条件,也就自然能满足冲虚绝剑。

宁洛,没可能输。

黑潮生生止住。

不是因为畏惧,也并非就此消亡。

它只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冲虚绝剑带来的庞大信息量,占用了黑潮自我学习的能力,从而让它一时止住。

宁洛此前也曾有怀疑过。

既然矩阵可以拟造出所谓“系统”。

那么黑潮会否也是拥有AI概念的一种病毒?

但那都是他刚遭遇黑潮没多久时的想法。

以他现在的眼界,自然不难判断,倘若给黑潮冠以病毒之名,倒是未免有些太过小瞧。

不过无论如何,至少黑潮的确是止住了。

宁洛又有多余的时间去思索。

只是他没有再复留手。

乾坤的始源,生灵的源流......

听起来的确很值得考究。

但归根结底,那不就是造物主的壮举吗?

那何谓造物主?

无疑,是为神明。

所以去思考这些东西真的有必要吗?

没有。

与其去费尽心思理解这些毫无线索,毫无头绪的隐秘,不如想办法成为所谓神明!

这是最简单的路径。

“不知道白叔颜丰那边撑不撑得住......”

宁洛忽而垂首打量了一眼现世,然而尚未寻到白杨他们所在,便窥见无数条畸状的羽蛇逆涌而上!

但他浑然无惧。

呼哧——

一朵瑰丽的火焰忽而酝酿于宁洛掌心。

这是凰炎,的确如惊云界传说所言,并非真凰,而是一只亚种的天凰。

但血脉却格外纯净。

理当算是真凰的直系后裔吧?

或者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纯血真凰杂交出的后裔。

那惊云界土着缘何知晓真凰之名?

显然太古年间,有人的确能够沾染到了凰血,得到了些微传承,然却并未让天凰认可。

不过收服凰血,对如今的宁洛而言,自非难事。

只是这凰血的威势,却并不能让宁洛满意。

“和苏瑶的凰炎,差得太远......”

“对比下来,苏瑶手中的凰炎,压根就不能算是真凰的火焰。”

“那只不过是以真凰凰炎为基地,一步步建构出的后天道火。”

宁洛失落地摇了摇头,但至少,的确有所获益。

天凰的血脉到手,那么真凰血脉......

其实也不过只是一轮试炼的问题。

只是究竟如何对真凰血脉添砖加瓦,继而造就苏瑶那种恒久不灭的凰炎......

恐怕,还得要看因果。

惊云界之行,有所收获,但不算多。

但最大的获益在于,宁洛找到了速通试炼究竟还欠缺些什么,也有了新的方向。

但继续逗留下去,全无必要。

为了或许还在苦战的白杨颜丰他们考量,也是为了节省时间。

可以,收尾了。

宁洛闭目凝神,等候着一条条羽蛇尽数涌向天脉。

随后,默然低语:“倾天。”

转眼,凰炎吞天!

漆黑的奔流涌向天际的尽头!

每一条冲天而起的羽蛇身上,尽皆缠绕着炽烈的凰炎!

从双翼开始,一只只羽蛇扶摇而起,然而尚未来得及砖头望向宁洛,便尽数凋零于天际。

俨如飞蛾扑火那般。

壮烈,而瑰丽!

天脉化为火海,唯有宁洛依旧岿然不动,立于其中。

冲虚绝剑自指尖荡涤而过,俨如黑白交织的光剑,继而将漫天黑潮尽数斩为裂片!

凰炎荡涤,黑潮焚尽!

黑潮活不了。

因为宁洛现在再清楚不过,它究竟是为什么,会这般畏惧凰炎。

毕竟,它的母体寄宿在九曲木的血脉烙印之中。

虽说它可以更替宿体,但为了掌握惊云界的情报,为了及时获取凰血下落的讯息。

它不舍得。

在黑潮的眼里,那是最高效的办法。

待得它寻到凰炎,再更换母体,便是最好的决议。

只可惜,它永远不会再永远这样的机会。

黑潮......

兴许不存在“贪心”这一概念。

但是对凰血的觊觎,是招致它灭亡的祸因。

当冲虚绝剑自天脉道海之中荡涤而过,当凰炎最终侵吞了整片天幕。

黑潮母体,也只能沦为残败的焦尽。

而那......

便是颜丰与白杨他们此前看到的那一幕。

穹顶之上彷若火烧,天幕通红一片。

他们猜得不错,那的确是宁洛的手笔。

宁洛的出手挽回了败局,这一点并没有问题。

但他们还是猜错了一点。

颜丰缓过神来,当即传讯:“宁哥小心!黑禽与黑蛇融为一体,现世的黑潮尽数回援天脉!务必小心!”

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

“无妨。”

“已经,结束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盖世人王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最强战神民国败类不科学御兽我的绝美老婆资本大唐7号基地明末风暴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我家娘娘又虐渣了妖尾之真理炼金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没有人比我更懂金融了没人比我更懂魔物我在三体带领人类走向神级文明我在东瀛捡废料我在东京斩断不死我在东京拯救美少女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