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跑偏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麝香中药酒在实战当中的效果是非常突出的,但是用法用量上存在一定的讲究。

既然队友王岩已经踩出了比较靠谱的用法用量,那张扬自然是要作为重要使用参考的。

团队作战的优势就在这里,每个钓手都掌握一部分别人不知道的情报,大家凑到一起一沟通,鱼情很快就清晰明了。

这算不上作弊,毕竟规则没有限制,但是从实际效果上看,对独行狼钓手是非常不公平的。这也是为啥竞技钓手多是三五成群抱团行动的直接原因。

“一斤饵料加了两盖儿,一场比赛用了差不多三斤湿散,小半瓶的药酒干进去了!

那吃口动作,大半都是噗噗的,一点都不犹豫,偶尔有漂相动作不干脆的稍微放下口,提竿钓上来,钩子都在喉咙里了!”

王岩提到刚结束的第一场比赛,有点眉飞色舞的意思,这种掌控比赛的感觉会让人的多巴胺大量分泌,让人产生极度愉悦的感觉。

张扬点点头:‘行,我知道了!回头把情况跟其他人也分享一下!这是个很重要的情报细节!

预选赛的规则,第二场还是同一个比赛项目,我感觉下一场的时候,你可以适当的把味道放澹一点!短时间钓放过一次之后的老滑鱼,大味道多半是刺激性太高,不容易吃饵的!’

“行!那下场就听你的!本来我还寻思加大药量呢!”王岩点点头。

“钓放过后,鱼情面对味型就是两个极端。

要不然极度的大味道,刺激它开口。要不然就要澹一些。

鱼状态不对亚健康了,对这些刺激性的东西会产生明显的影响。”张扬继续补充道。

“又学了一招,不错!”

……

闲聊着呢,很快团队里其他人也都陆续出来了。

得益于张扬跟小宝六子他们前几天来摸了摸鱼情的底儿做出的准确判断,团队里众人第一场鱼发挥都挺不错的。

大家把各自做钓的实际鱼情细节这么一汇总,整个赛场上四个塘的相关情报,全都整合出现在了张扬的脑子里。

整体来看,今天的鱼情跟试钓鱼情的主要特点,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大的变化。

这一点让张扬有些意外,毕竟这么多钓手参赛,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鱼要比来试钓时候少得多,但是结果依然给力。

这也从侧面证明一件事儿,塘里的鱼密度是比较有保证的,哪怕水质不是太优秀的状态,天气好,鱼口依然不错。

就在张扬他们团队一帮人聚在一起小声交流第一场的鱼情时,等待区外面另一个角落里,也有人在进行着类似的操作。

钓王刘文军,坐在一个折叠老汉椅上,左手叼着烟,右手捧着一个不锈钢的水杯,一边跟徒弟们分析鱼情,一边制定下一场的战术。

“第一场的鱼情大家基本都摸透了,到下一场继续钓的时候,就按照我说的来!大家有问题吗?有问题现在提!”

刘文军完全是一副师傅做派,在支招教徒弟们如何比赛钓鱼似的。

这时候,一个瘦小的小个子徒弟举起手来:“师傅,你说对象鱼快鱼坑,下一场能打浮吗?

我看到对面一个人,上场打浮钓的非常不错,到结束了,还连杆呢!”

“第一场打浮?疯了?”老刘听到徒弟这番话,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八场比赛的赛事,但凡稍微聪明点的人,都不会第一场就去做这种极端的比赛策略。

钓好了,不能保证晋级,钓砸了,却能影响到总成绩,在老刘看来,风险跟收益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刚开赛,没到那个你死我活生死存亡的地步。

“真的!岁数看起来也不大,就在我斜对面!打浮钓的老好了!”瘦猴徒弟说道。

“岁数不大?难道是哪个愣头青?”

老刘叼着烟撇撇嘴,对这种比赛策略不屑一顾。

“哎,就那边那个!站着那个!”瘦猴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恰好看到了远处站着的张扬。

刘文军循着徒弟指的位置看了过去,看清张扬的脸之后,老刘眉头皱了起来。

是他!

之前老刘跟张扬也算有过几次交道,谈不上交情,但是印象里知道张扬这么个人。

还是年轻呀,不知道比赛的残酷,开局第一场就打浮,这是在玩火!

“他能这么玩,不代表你也能这么玩!第二场听我的,老老实实从离底的定层开始钓!如果鱼能抽起来,再考虑打浮也不晚!听懂了吗?”

“懂了!”

“行,你们还有别的事儿吗?没事儿的话,我过去打个招呼!猴子指的这个人,我认识!”

“没了!”

“没了!师傅!”

……

很快,刘文军从椅子上起身,熘熘达达就朝着张扬走了过来。

“哟,张扬!你们也来参赛了呀?好久不见!”刘文军语气非常‘热情’的跟张扬打了个招呼。

张扬抬头看了一眼,认出了打招呼的钓王。

“刘老师!您也来了啊!您好您好!”

论客套,张扬也不是不会,同样一脸热情的跟老刘寒暄起来。

“第一场鱼钓的咋样?听我小徒弟说,你打浮钓的挺好?”刘文军几句寒暄过后,直接进入了正题。

老刘虽然有些事情做的市侩点,但是在带徒弟这个大方向上还是比较靠谱的,从张扬这里套点话回去,说不定就能给徒弟很重要的参考意见。

“打浮确实打了,不过也就马马虎虎,不算太理想,抽了二十多分钟才开杆,鱼情比我想象的要慢得多!”张扬半真半假的说道。

“哦?那最后钓了多少?我徒弟下一场也是对象鱼,我特意厚着脸皮来跟你取取经!”老刘继续问道。

“二百七八十条!后面发力抢了一点鱼获!还凑合吧!”张扬继续微笑着回答道。

“可以啊!使使劲差点过三百了!”

张扬连忙摇头:“已经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前二十分钟我都差点以为自己揭幕战要凉!

后面才慢慢的捋顺鱼情抢了点鱼!刘老师,您上一场钓的几号塘啊?正好也跟您学习学习!”

“我钓的一号坑!鱼口太慢,感觉调水出了问题!一场鱼只钓了四十几条,三四分以内吧!”老刘回答道。

“钓的纯底?还是有啥路子呀?”

“大部分都是钓底,行程上也接了几口!感觉这次比赛的钓场鱼情不太好,剩下几场,你们多注意呀!”

“好滴!感谢您提醒!”

“你们继续玩吧,我就是过来打个招呼,走了!回头比赛完了,有机会一起再喝点!”

“好!”

……

等刘文军走了,旁边的韩强问道:“这不是钓王刘文军吗?头儿面子够大的!他都过来打招呼!”

张扬撇撇嘴:“我面子大?是看在鱼情的面子上!老刘过来套话的!他徒弟下一场不出意外也会选择打浮!”

“啊?还有这么多道道?他刚才说的全程钓底,偶尔行程接口,是不是真的呀?我咋感觉不是那回事儿呢!”

张扬再次摇头:“听他的,年也能过岔噼了!一号塘的鱼非常喜欢起浮,硬钓底的话,百分百死!这是给咱们埋雷呢!”

156n.net

“那你还跟他说实话!他会忽悠,咱也跟他忽悠就是了!”王岩气不过吐槽道。

张扬再次嘴角翘起一抹弧度:“我说的确实是实话,但不代表他会完全相信!中间肯定会有自己小九九的,但凡他想多一点,正好上了我的套!”

“额好吧!”

……

果不其然,等刘文军回到了徒弟们人群里,他冲不久前发问过得瘦猴说道:“我去给你核实过了!

张扬说上场比赛确实是用的打浮钓法,但是前面二十分钟几乎没有任何鱼获迹象!

后面半个多小时鱼群聚集起来了才把鱼获追上来的,二百八九十尾。

“额,那下一场我不去打浮了?”

瘦猴听到这心情有点小复杂。毕竟谁也不喜欢隔三差五的作战战术发生明显的调整。

刘文军摇摇头:“他越是这么说,你越要去打浮!接近三?时速,鱼情不适合打浮?湖弄鬼呢!

说话半真半假,这是考验咱们的智商呢!试试吧,应该机会比较大!”

“好嘞!听您的!”

……

很快,比赛间隙里的时间结束,第二场的比赛又开始了手机抽签。

赛制规则里,第一场是二号塘,第二场必定二号塘!所以张扬心态放的挺平和。

登录公众号,点击抽奖,走你!

您的下一场比赛号码对象鱼比赛,二号塘,A35。

又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钓位,既不是大边,又不是中腰,唯一的优点是在南岸上做钓,背对着太阳不耀眼睛。

抽签结束之后,张扬背着钓箱竿包啥的就开始朝着入口位置集中。

很快,工作人员放行下场比赛,场控裁判大声喊道:“入场!

一群人呼啦啦的直奔自己抽签的钓位。

张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按部就班的做着赛前准备工作,

这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胸口体恤印着文君钓鱼俱乐部字样的普通玩家。

这个人看到旁边挨着张扬,也有些意外。

运气这么好吗?

“嘿,哥们!咱们认识吗?你干嘛一直老盯着我看!”张扬主动打招呼问道。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挺喜欢你的!我叫候飞,师父是刘文军!”

“原来是刘大哥的高徒,幸会幸会!”

“那什么,不用客气!”

“好说好说!”

俩人寒暄了几句,各自在钓位上坐下来。

不过,这时候跟张扬打招呼的那个瘦猴,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上来了

什么情绪?当然是紧张情绪了!

张扬一边准备工作,一边留意着隔壁这个家伙。

从他开饵的思路以及细节,张扬已经知道对方想干嘛了。

轻麸加颗粒粉的搭配,水比很小,轻麸非常多。一眼扫过去,开好的饵料白花花的一大片。

这不正好印证不久前张扬的猜测,老刘的情报肯定给自己徒弟了。

嘿,挨着哥们做钓,竟然还敢打浮,这是太岁头上动土呀!一时间,张扬的小情绪也被引动起来。

按照张扬之前指定的比赛计划,第二场他已经不准备打浮了,鱼钓放一场,吃口情况会明显的下降,再去打浮,难度可就要翻倍的往上提升了。

不过看到刘文军的徒弟之后,张扬决定玩点智商压制的!

打定主意的张扬,也将开饵盆取出来,当着隔壁小哥的面,重新开了一份打浮用的饵料。

饵料当中加了大量的轻麸,所以一眼望去同样白花花的一片。

刘文军徒弟看到这一幕,心底算是有底了。

张扬敢开打浮的饵料,小候自然也敢打浮!

论基本功的话,小候被师傅操练的也蛮有信心的。

现在的小侯还不知道,张扬这是给他挖坑呢。

准备时间很快过去,裁判员一声枪响,第二场的比赛又开始了!

开钓前三分钟,张扬的操作基本跟上一场的操作完全一模一样。散炮抽窝,抛竿频率非常快。

旁边的小侯看到张扬的抛竿节奏这么快,也咬着牙跟了起来。

打浮这种钓法,拼的就是速度跟投饵量,小侯自诩自己也算个高手,从气势上并不把张扬放在眼里。

既然不服气,那就拼呗!

俩人憋着劲,一通疯狂的抛竿诱鱼。看架势要拼到底似的。

不过小侯并没有注意到,张扬慢慢的已经调整了抛竿的节奏。

打浮是饵料入水就要抽杆,而张扬,明显的慢了那么几秒,用上饵手法将饵料控制在了中层雾化的状态。

一边是水皮上抽杆打浮,一边是中层雾化做窝聚鱼,表面上看起来都是互不相容,甚至于小侯还要略微占一点便宜。

可是实际情况,窝点水下的鱼情,已经发生明显的变化了。

掉放过一场的鱼,想要打浮何其困难,过半的鱼都被钩过了,等于整体密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而张扬呢,打着钓浮的名义,一直在中下层的位置做窝,没有那么多的鱼,那就钓离底定层。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权力巅峰超级兵王逆天邪神民国败类资本大唐我的绝美老婆网游之纵横天下微微一笑很倾城沧元图
相关推荐:我在1982有个家我在遮天为圣体逆袭从欢乐颂樊胜美开始国术无双:从被拳王踢馆开始玄幻之我是天命反派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斗罗:转生海魂兽,比奇堡三大将调教玩家:谨慎NPC的职业素养读书就能成神文娱从和天后谈恋爱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