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 反守为攻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我会让陶伟通知对方交易取消。理由很简单,新安全区封锁的太严密,很多路口加派了内务部便衣,之前的渠道废了,一时半会搞不定新渠道,人出不去怎么交易?

他们要是同意更改时间和地点,这笔交易百分之九十是个圈套。他们如果不同意,那不是正好,现在我们啥都不需要,整天晒太阳抓虱子,一天一天拖下去就是胜利。”

最合理的解决方式就是取消交易,然后找机会把秦鸿伟弄死,来个死无对证,谁来查也没用。但洪涛不习惯被动等待,更不想在心里始终留这个疑团。他要变被动为主动,通过这次交易来判断危险的具体方向和构成。

如果秦鸿伟真是海货商人,被人放了鸽子马上就得警觉起来,无论给出的理由多么合情合理,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再次交易,这是玩偏门的常规操作。

如果他是内务部的诱饵或者某些人设下的圈套,那大家就比耐心吧。现在是买方市场,罢市委员会最需要的是平稳,几十支枪械啥也改变不了,可有可无。反倒是联盟政府里的某些人需要出现意外,等不了太长时间,必须冒险!

“好吧,我会让居住在幼儿园里的人放出风声,商会手里有一批枪想出手。他们要是动心了,自然会去找陶伟的人打听消息。

可下次的交易时间和地点您想好了吗?我觉得放在安全区外面不太合适,他们没有渠道进入红区。可是放在安全区里面,又很容易引火烧身。”

洪涛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剩下的细节江洋完全能把握,马上就有了具体执行细节。但这么做还是有很大风险,萨宾的余党也是疆省移民,联盟政府要是想找借口,完全可以揣着明白装湖涂,眉毛胡子一把抓。

“交易地点、时间我们不用指定,那样太明显了,会让秦鸿伟产生警觉。让他们自己去找姓秦的谈,以江会长的头脑,肯定在他们的内部安插了眼线,现在该用到了。不用太详细,知道大概时间就可以,剩下的交给我!”

引火烧身?没错,洪涛就是要让火烧起来,越旺越好,这样才能把藏在背后出坏主意的人烧出来,让他们无处藏身,别整天躲在暗处嗖嗖发射冷箭。

古人云的好,只能千日做贼,没法千日防贼。自己不是神仙,躲得过一次躲不过十次。这次如果不是朱玛处理得当,差点满盘皆输,坚决不能有下一次了!

“如果换成我也不希望你重返管理层,太压抑了!”看着远去的马车,江洋双手叉腰运了半天气,最终只能徒劳叹气。没办法,差距太远,人家都把一切都计算好了,自己除了拾遗补漏和坚决执行,毫无发挥的余地。

现在他有点理解联盟高层里很多人为什么不愿意让洪涛回归了,除了理念不同之外,很可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愿意整天笼罩在某人的阴影下面当个傻子!这种感觉太不是滋味了,越是身居高位者越难以容忍。

巡回法庭,这是洪涛在位时没有的机构,据说是在褚婷提议下成立的。但很显然,它并不太受联盟政府重视,到目前为止依旧和创建之初一样只有两名法官,每个月选择一个京城安全区和一个外地基地开庭,持续时间为三天。

洪涛回到京城已经一年了,一次也没见过巡回法庭,只从流民嘴里听说过它的大概情况。怎么说呢,单从司法角度上讲,巡回法庭还是起到了部分作用,切实解决了一些流民的困难,也为今后如何解释规则具体条款提供了先例。

但一个法庭一名法官,就算每天24小时连轴转,对整体环境也形不成太大改观。更何况有些桉子光靠巡回法庭根本办不了,调查工作太繁复、牵扯面儿太大,除非内务部、治安队放下手里的工作全力支持,否则谁来也是白搭。

可正是这些桉子的判决结果才更有指导性,不光能让流民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还能让管理部门知道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

用老资格流民佟利民的话讲,巡回法庭就是感冒冲剂。

你说它没用吧,刚有伤风苗头的时候喝两包说不定就压下去了,对咳嗽、流鼻涕、头疼等症状能起到缓解作用。

你说它管用吧,碰到流行性病毒感冒,该发烧发烧、该浑身疼浑身疼、该肺部感染感染、该并发症并发症。吃了一周好,不吃一周也好!

不过在洪涛眼里,这个法庭还是挺有用的。他既不是来治疗偶感风寒的,也不是想预防流感。他想借助巡回法庭把有关流民权力的问题来一次半公开的辩论,再从法律层面为罢市找到依据。

输了……至今好像也找不到能输的可能,除非巡回法庭睁着眼说瞎话。如果褚婷或者水南琴敢这么干,那她俩的大名就会随着电波传遍大江南北。

赢了……至今依旧找不到赢的可能,因为在联盟规则里没有相关条款,更没有相关的判例。即便把理事会成员全找来,也无法找到判决的依据。

洪涛的马车刚刚来到新六区和南五区的交界处就被治安队拦停了,不等拿出特别通行证,一直在此等候的王简就钻进了车厢。

洪涛的特别通行证就是王简帮忙搞的,封锁新安全区只是禁止普通流民和货物往来,拦不住他这位手眼通天的特殊流民。王简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办理的非常干脆,也不怕有人拿这件事找麻烦。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这次又该轮到褚姐和小水头疼了,您是打算一个不漏,把认识的人全折腾一遍对吧?”不过王简是真没想到洪涛离开新安全区的目的不是去联络关系,而是直接去巡回法庭排队递交诉状。

“他们把联盟搞成现在的样子,你不是也一样觉得不应该吗?”对于王简的怪话洪涛已经不以为意了,这位是被自己折腾得最厉害的,理应获得抱怨的权利。

“可是联盟的决策和她们俩关系不大。”王简也不厌烦和洪涛抬杠,而且每次都有收获。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可以免责的。在其位谋其政,那么多联盟士兵冲锋陷阵,这么多流民行苦劳做,难道就是为了养活一群橡皮图章,在需要她们负责时毫无原则的举手?

之所以有人奢望可以大权独揽,除了规则上有漏洞之外,就是这些不作为的官员为其提供了勇气,现在该是她们赎罪的时候了。”

这次洪涛也没让王简失望,同样的道理,从他嘴里说出来总是比别人更冷酷、更生硬,却又充满了理性和逻辑,唯独不见人情。

“在您眼里我是不是也要负一定责任?”可一想起平日里总是与人为善,不参与权力斗争的褚婷和水南琴也成了罪人,王简还是忍不住要进行反驳。

“你?不是我故意贬损,你真还不太够格。她们都是决策层,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规则的正常运行,还要拾遗补漏。你只是决策层的执行者,除了用鸡蛋碰石头把自己摔个稀烂,屁用没有。”

放在往常,洪涛即便嘴碎毒液多也不会随意喷吐,尤其是针对中下层,他还是非常能容忍的。但刚刚亲手杀死了一个同伴,再怎么认为理所应当心情也不会太好。于是王简就成了出气筒,被贬得毫无价值,连犯罪的权利都不给。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明末风暴民国败类网游之纵横天下权力巅峰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沧元图逆天邪神武炼巅峰资本大唐诡秘之主
本书作者其他书: 市井之辈 大宋有毒 新纪元119年 梦醒细无声 南宋不咳嗽
相关推荐:我在原神当领主原神:我真不是什么神吖猎魔者的梦魇马车大明烟火人在海贼:门门果实玩出花我修仙身份被诸葛亮曝光了四合院:我成了何雨柱全修真界都等我出新品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养老训练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